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294|回复: 0

戎评:风向已变:这个关乎中国百年国运的“战场”,正被更多人所关注!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15: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6月10日,《科技日报》在版面主页上,华裔数学家丘成桐先生高声疾呼“重视基础科学”!

  显然,对于丘成桐先生在《科技日报》上冷不丁的一声“疾呼”,不少吃瓜群众是难以产生共鸣的…

  不过,有没有共鸣没关系,我们只需要知道,丘成桐先生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关口疾呼“重视基础科学”,从来就不是“冷不丁”,这和一个“老爷子”有关系。

  这人大家伙都认识:任正非。

  前不久,美国商务部及各大美系公司发起对华为制裁,央视媒体就当前局势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进行采访时,这位“老爷子”既不提困难,也不倒苦水,他的话题切入出人意料:

  “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

  而在两万多字的采访实录中,任正非更是话题不离“基础科学教育”,其中仅仅“数学”一词,就提了不下30次!

  显然,任老爷子在提议时所展现出来的形象,与我们刻板印象中的“商人”是相去甚远的,甚至在有那么一瞬间戎评隐约能够感到,或许对于电视中接受采访的那个人而言,自己的企业从来都只是“手段”,以一己之力推动国家发展,才是他真正的“理想”!

  但是,且不论任老爷子究竟有何等高远的志向,戎评相信对于老爷子提出的“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的论调,即使是半只脚踏进了圈子的人,都不会表示半分怀疑。

  这不是“豪言壮语”,而是“人间大道”!

  有些事儿,我们必须“咬文嚼字”

  或许看到这里有人要问戎评了,“基础科学”有那么重要吗?

  在文首的引语中,戎评曾引述了小说《三体》中汪淼的一段话:

  想象一个古代的王国,他们的技术也在进步,能为士兵造出更好的刀剑长矛,甚至还有可能做出像机关枪那样连发的弓箭,但如果他们不知道物质是由原子、分子组成的,就永远造不出导弹和卫星。

  在戎评看来,这句话就能很好的向我们诠释了“基础科学”的重要性:

  你要造出导弹、要造出卫星,你首先得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物质是由原子、分子组成的,你首先得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些“看似无用”,却实则扮演科学之母,承担着一切上层科学建筑的大厦基础!

  有一个比喻戎评很喜欢:

  如果说人类现代文明是一棵大树的话,那么基础科学就是大树的根部,科学理论就是粗壮的树干,而一切实用型技术,则不过只是树干上延伸的枝条,枝条越多,树叶越繁密,人类文明就越多彩、越富有生命力!

  是什么决定了这棵大树的繁茂?

  是繁密堆叠的绿叶?是交叉延伸的枝条?还是粗壮挺直的树干?

  不!都不是,你可以说他们的存在为大树的繁茂生产提供了助力,但绝不能说大树的繁茂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得以造就!

  绿叶也好,枝条也罢,不过只是繁茂的表现,是浮于最终的结果,造就一切的还是“树根”,是深扎泥土,几乎不为人所注意,在外行眼中甚至被忽视的“树根”。

  不要以为这种看似“咬文嚼字”而指出的认知谬误无足轻重,要知道曾经就是因为“它”,我们不仅葬送了近代百年国运,甚至直到今天,依旧在为其“偿债”!

  众所周知,爆发于1894年的甲午中日战争,是中日两国近代历史的最终分水岭。

  此战之后,日本凭借战争的胜利,不仅鼎定了明治维新的各项政策成果,在巨大的战争红利及最后一丝顾虑的消除后,日本更是在10年之后一举击败沙俄,成为第一个跻身列强的东亚国家,成为了当年事实上的东亚霸主!

  对于日本当年的“成功”,史学界主流认知里将其原因归结为“日本成功冒险”的历史偶然与“清俄腐朽”的发展必然…

  对于这样的论调是否“正确”,今天咱们暂且不论。

  但是当我们今天回望历史,再度回头去审视一下曾经失败的“大清”与“沙俄”时我们一定会发现这么一个有趣的现象:

  同样是失败者,两个国家体量几乎相当的帝国,战败之后的所付出的代价乃至日本人的态度对待,可谓天壤之别!

  对于“我大清”的战败赔偿的惨痛,戎评相信即使到今天,也没有哪个知晓史书的中国人敢于忘记:

  1、中国确认朝鲜独立脱番。

  2、中国割让辽东半岛,沿海四十里以内为日本国领海(后三国干涉还辽,中国支付库平银3000万两赎回)

  3、中国割让台湾岛及其附属各岛屿、澎湖列岛给日本,赔偿日本库平银2亿两。

  4、增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商埠,允许日本在中国的通商口岸投资办厂。

  对此条约的签订,咱们高中的历史课本将其评价为“大大加深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进程”。

  这种评价夸张吗?8个字:有不及而绝无过之!

  但是,同样面临战争失败而被迫签订了《朴茨茅斯和约》的“沙俄”呢?

  1、俄罗斯承认日本在朝鲜享有的一切“卓越权利”,不得阻碍干涉。

  2、俄罗斯将从中国攫取的旅大租借地及附属一切权益,转让日本。

  3、俄罗斯转让中东铁路长春至旅顺段一切财权,其他路段每公里可驻兵15名。

  4、俄罗斯割让库页岛北纬五十度以南给日本。

  那么对于这场失败,俄罗斯人又是如何评价的?

  内容就一句话:远东扩张政策受阻,中国东北势力范围从一家独大变为俄日分据南北。

  事实如此,当年俄日的那份所谓和约,与其说是“战败赔偿”,不如说是“殖民权益转让”,更加贴切一点!

  或许有人要问了,是什么造成了日本在对待同为“战败国”的清俄赔偿问题上堪称迥异的态度?

  是因为日本文明?

  事实上就在和约谈判时,日本也曾如敲诈中国一般,坐地起价向沙俄要求30亿日元的战争赔偿,但是俄皇一句“要钱接着打”,一下就让日本沉默。

  是因为沙俄广袤的领土?

  同时期的中国领土面积也不见得小,日本却不怕!

  是因为沙俄碾压的人口优势?

  同时期的中国人口数倍于沙俄,日本还是不怕!

  或者是因为沙俄“欧洲压路机”的百年积威?不落潮流的武器装备?抑或是更加清明的政治?

  但是,同时期的中国在东亚的字面实力并不见得比沙俄要弱,武器装备上甚至还要强于对战的日军与同时期的俄军,至于政治腐朽,清俄两国政府就是半斤八两!

  显然,当年的日本即使在远东战场上战胜了沙俄,依旧是没有底气的。

  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

  是什么让日本对同为战败者的中国极尽凶恶,却唯独对沙俄没了脾气?

  课桌,是战场的延续

  1877年,在明治维新的第九个年头,日本依据《帝国大学令》将“东京开成学校”与“东京医学校”进行合并之后,建立了属于本国的第一所文理综合性大学—东京大学!

  截至2014年,仅仅东大一所大学,就累计培养了包括9名诺奖得主、6名沃尔夫奖得主、1名菲尔兹奖得主、16位日本首相、21位(帝国)国会议长在内的一大批日本学术名家、工商巨子、政界精英…

  不可否认,东京大学是成功的:其“学术研究型”属性,在日本乃至世界,都是极具影响力和知名度的!

  当然,19世纪初建之时的东大虽远没有后世一般耀眼,但对于刚刚开始维新运动的日本而言,绝对是一等一的建设人才培养摇篮:

  因为东大,当年的日本人有了自己的专业驻外大使、国际法务人才、枪炮设计师、舰船工程师、机械绘图员…

  但是,同时期被日本列为“竞争对手”的中国,在洋务运动之下又有什么?

  我们有江南制造总局、金陵制造局、福州船政总局、天津机器局…

  字面成就是辉煌的:彼时的大清,能造“大炮”、“枪弹”、“水雷”、“蒸汽轮机”、甚至铁甲舰…

  但所需钢料,需从外国进口!

  所需图纸,需从外国购入!

  所需技术指导人员,需从外国聘请!

  中国人干啥?洋人带国人,师傅带徒弟,理论全不懂,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于是在那个“科技变革”的年代里,咱们的机器是换了一批,落后一批;产品是生产一批,报废一批!

  钱袋子受不了,工人也跟不上,耗时几十年,花费数千万,到头才发现:造不如买。

  于是在甲午大东沟海战临战前的最后一刻,咱们的北洋舰队还在翘脚等待订购自英德的舰炮弹药,而在临上战场之前,北洋舰队的每管炮备弹均数仅为14枚,且大都为练习用炸药装填量的训练用弹!

  当然,更令人心痛的还是淮军重要将领刘秉璋之子刘体智所著《异辞录》中的记载:

  “惟恃两铁舰,而十寸口径之炮弹,时只余三枚。”

  什么意思?

  开赴大东沟与日决战主力的北洋定、镇两舰305毫米主炮,炮弹总数只有三枚!

  "两舰三弹",这就是当年北洋舰队的决战准备,而站在当年日本的角度来看,这样一种“本国海军竟然要等外国炮弹”的情形,简直就是荒谬!

  但是,日本海军却并未因此而丝毫留情…

  日本国产炮弹如泼雨般射向中国舰队、

  日本工程师下濑雅允研究,远胜于清军黑火药的“下濑炸药”,占据了压倒优势、

  日本吸纳改进的,远胜于传统六分仪的“武式1.5米光学测距仪”,大大提升了日本舰炮的命中精度!

  ……

  所以,当年的那场中日战争,中国到底输在哪?

  “铁血宰相”俾斯麦的一句话,值得我们思考:

  战争的胜利,早在课桌上便已经决定!

  没错,当年相较于具备“自研自产能力”的日本而言,偌大的“清国”不过就是一个只会朝外国军火商伸手的“巨婴”…

  他的爪牙或许摄人心魄,但是掰断一根就少一根!

  事实如此,当年在“师蛮长技以制夷”口号下的中国掌权者们眼中,建筑在几百年基础科学积淀上的工业革命,不过是几件“奇技淫巧”的洋玩意儿!

  什么科学体系、教育兴国,不知道,不想管。

  对此,我们从中国第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京师大学堂”(北大)竟然始建于1898年这一点上,便不难看出…

  显然,当年的日本人深知自己究竟因何而战胜中国:

  于是在调用甲午战争巨额赔款后的不过四十余年间,日本又相继建立了8所足以与东大媲美的“帝国大学”!

  但是,当时间拉进到1905年时,摆在日本面前的沙俄,在“课堂”上又是一个什么状态?

  早在1755年,俄罗斯便建立起了自己的第一所大学──莫斯科大学!

  到19世纪末时,在俄国数学家切比雪夫、马尔可夫、李亚普诺夫等人的领衔下,相继涌现上百位世界一流数学家、在学术成就上叱咤世界的三大数学流派之一的莫斯科学派,逐渐成型…

  毫不夸张的讲,当年的日本虽然在战场上暂时的击败了沙俄,但是在支撑这一切,支撑近代工业革命的基础科学领域上,沙俄是理所应当的老师,而日本不过就是一个“将将及格的学生”!

  两者之间真正的实力差距在哪?看的见的枪炮固然重要,看不见的积淀,同样不可忽视!

  当年的沙俄在日本“有心算无心”等各种因素下,虽然在战场上败了,但是作为战胜者的日本却深知:

  沙俄不是大清,他们或许同样腐朽,但一个是“实”的,一个是“虚”的…

  于是对“虚”的中国,他们可以极尽凌辱勒索,丝毫不担心反扑,丝毫不有所恐惧!

  但是对于“实”的沙俄,他们即使战胜之后也要小心翼翼,无他,沙俄的军队或许战败了,但是他们的课堂,依旧伫立在那里,或许政权会坍塌,但是民族前途未破,力量犹存!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事实上,有关“基础科学”的故事,不仅只有近代中日几乎同时启动,却结局迥异的“洋务运动”与“明治维新”,同样也不仅仅只有清俄战败后,日本对于两国天壤之别的索偿态度…

  回望世界历史我们会发现,近代以来欧美国家的崛起乃至今日中国高速发展下虽被掩盖,却客观存在且无可绕开的诸多困窘,也无不与“基础科学”有关!

  世界从来都是如此残酷且真实的:

  无法理解热力学、牛顿力学、电磁学,即使在21世纪,也休想跨进“工业国”的门槛!

  不懂可计算性理论、计算复杂性理论、自动机与形式语言理论,就算给你凑齐了电脑制造的一切物质材料,撑死也不过造出一坨“砖”!

  同样,如果人类失去代数、几何、微积分、我们当前所创造的一切科技都将瞬间坍塌,人类将重回中古时代…

  很不幸,在这个道理上欧美发达国家比我们看的清!

  虽然,早在2009年时中国的国家科研经费,就以1.08万亿日元的总投入超过了咱们的近邻日本,但是一直到2016年时,中国在基础科研占研发总投入的比例上,却仅为4.9%,远低于同期法国投入比例的25.8%、韩国的18.4%、美国的19.3%、日本的12.1%、英国的10.8%…

  毫不讳言:不重视“基础科学研究”,堪称目前中国科研体系最大的病!

  正如曾与陈景润共事的中科院数学研究所杨乐院士所说的那样:

  现在年轻人都争着评优青、杰青。在陈景润‘1+2’还没做出来的时候,单位如果要评五六个‘优秀青年’,极有可能都轮不到陈景润。

  而在今年3月11日《人民网》文章“基础研究,让青年人甘坐冷板凳”中,更可谓一语中的:

  重视基础研究,最重要的是把科研环境搞好,保证年轻科研人员能静下心来做研究,不要让太多非学术的事情去麻烦这些年轻人。

  砸数学家、化学家、物理学家固然好,但归根结底,咱们还得舍得“砸钱”,还得有敢于“血本无归”的胆量,当然,科学的项目评估机制和审核判定流程,同样不可缺少…

  还是那句话:板凳虽冷,却不能寒了坚守人的心。

  资深院士月津贴不过830元

  两院院士津贴在此基础上每月又加了170元

  财务紧张还可“兼职”大学教授,每月能再加5000元

  ……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国舫就曾经表示:

  国家两院中确实存在一些超高收入的“院士”,但超高收入的院士只是少数,很多院士收入并不高,平均一年二三十万元都达不到。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还是“院士”的收入!

  戎评实在难以想象,院士以外的其他只会算术推理、只会在演算和稿纸间探寻世界奥秘的“基础科学”青年从业者们,在生存压力强大的北京、在名利不显的现实下,又该何去何从?

  但是偏偏,就是那群满嘴专业名词,常人听不懂也没兴趣懂的“书呆子”们,偏偏还就是我们这个国家未来科学发展的“母机”、偏偏还就要承担着我们未来一切上层科学建筑的大厦基础!

  大道理多说无益。文章最后,戎只一言:

  九尺之台,起于累土;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权掌国器者,敬请此言永挂心头,自思自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9-7-16 09:46 , Processed in 0.16413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17 china-dinosaurpark.com 广告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