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118|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枫叶君:怀念大清朝的,只有贝勒爷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4:23:2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这两天在看《传奇大掌柜》。这部剧三年前在威海从中间看过,当时只觉得不错。这次从头看,忽然发现,其中最有嚼头的人物并非第一主角,而是第9集就挂了的关贝勒,天天都把贝勒爷仨字挂在嘴边的前清没落贵族。
  《传奇大掌柜》又名《乞丐大掌柜》,讲述了民国时期从山东流落到北京的小乞丐栾学堂在北京历尽坎坷,最终创建百年老号丰泽园的故事。

  关贝勒有个爱女关雅丽,天生丽质,心底善良,最后成为栾学堂的妻子。关贝勒那时早已呜呼,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家的格格,居然嫁给了他口中的“臭跑堂的”。如果有人去阴间捎话,他会不会气活过来?

  关雅丽和栾学堂两情相悦,这是事实,但栾学堂曾是流落街头的叫花子,关雅丽是大清格格,这也是事实。还有一个让关贝勒难以接受的事实,那就是世道早已变了,大清朝没了,北京成了各路军阀你抢我夺的肉包子,却唯独没了他关贝勒的金饭碗。

  世上哪种仇让人记恨?就是你夺了他的饭碗。关贝勒就是这样,有人笑着进入民国,而他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别了大清朝。

  我们现在敬重孙中山,说他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者,但是可以想见,当初大清朝玩儿完的时候,关贝勒掐死孙中山的心都有。

  没有他孙文闹革命,醉月楼伙计能一大早到贝勒府拍门讨账吗?
  伙计:您看,这上面可是贝勒爷的手印。上个月来我们醉月楼四次,吃喝三个大洋,八十个大子儿。掌柜的说了,只要把账平了,零头就抹了,都是老主顾了。

  找贝勒爷讨账,如同吊销被双开的公安局长的驾照,那不等于骑在他脖子上撒尿吗?可是没辙,谁叫大清朝倒了,他活在了民国呢?虽然关贝勒说,一大早上门讨账,这是不懂规矩,他都替他们寒碜,可是,他可不敢否认,他吃了人家饭,到现在都没给钱。

  如果在前清,关贝勒赏一个,就够醉月楼的伙计们忙活半年。可是,今非昔比,他贝勒爷现在就是北京城一个破落户。

  被剥夺了特权的人,没有一个不憎恶现时,不在梦中跟自己从前的优厚待遇含泪相见。想起从前,关贝勒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关贝勒:厉二爷啊,您说天下这么宽,它还有没有我走的道了?

  让出身皇室的关贝勒说出这话,可见这日子已经困窘到什么地步。

  济丰楼二掌柜厉秋辰给他出主意,要他把清西陵边上的祖坟卖了,用厉秋辰的话说,“哪个有钱人死了,他不想埋在皇上边上啊?”

  关贝勒虽然骂厉秋辰这主意太馊,缺德,但是,当济丰楼的伙计端着账本上来说,以前欠的饭钱该还了。关贝勒只好说,实在没辙,也只有这一招了。

  人穷志短。都到这步田地了,关贝勒还没忘了自己是贝勒爷,觉得女儿不应该当着济丰楼人的面,以母亲病了没钱抓药,来指责自己下馆子吃喝。
  关贝勒:好歹也是个格格,又不是小门小户的平头百姓,连点规矩都不懂。

  其实,关贝勒刚好说反了,最懂规矩的恰恰是平头百姓,他们要懂朝廷的规矩,遵守朝廷的规矩,才能保住脑袋,挣口饭吃,而关贝勒当年不需要遵守这些规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他所说的规矩其实就是俩字:摆谱,仨字:装孙子。

  可是,自古以来,特权阶层总是把不懂规矩这顶帽子扣在百姓头上,所以,百姓稍微诉诉苦,便有可能成为刁民。关贝勒骂女儿没规矩就是循着这个逻辑。

  不过,贝勒爷有一点好,饭都吃不上了,还关心国家大事,而且看得很准。
  关贝勒:丑闻,天大的丑闻!这曹锟贿选!怎么着?想当大总统,绕世界撒钱去,贿赂议员们……小点声?他敢做,我不敢说?我跟你说没这样的,还不如前清呢。

  关贝勒家都没钱抓药了,他为什么不去找活干,却关心曹锟贿选呢?这说明过去关贝勒高高在上,干活受累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不在他脑子里,他只关心大事。他过去能成天关心大事,那得感谢皇上。所以,除了恨孙中山,他还恨冯玉祥,因为是冯玉祥把溥仪轰出了紫禁城,他骂冯玉祥“忒孙子”。

  因为过去待遇太好,关贝勒还是惦念着皇上,给自己打气:皇上还是皇上,早晚得回来,皇上一回来,咱就是爷。可是,邻桌喝酒的瞧不上他,嘟囔道:当奴才当惯了。不料这句话刺痛了关贝勒的玻璃心。
  关贝勒:我招谁惹谁了?喝点酒还让人欺负。这皇上一没啊,真是不行啦,外面吃个饭喝个酒,你看这让人欺负的!

  关贝勒真是疼到肝上了。大清朝是关贝勒的靠山,有皇上在,钱库粮仓对他贝勒爷都是敞开的,身份地位更不用说,哪轮到这些市井之徒在他面前龇毛?关贝勒哭大清朝,那是真哭,哭得肝肠寸断。
  关贝勒:大清国亡了,我这铁杆儿庄稼也没有了。大清国呀,你怎么就亡了呢?

  往昔的钟鸣鼎食没了,如今就剩下粗茶淡饭。
  关贝勒:又是白菜豆腐?你们老拿白菜豆腐打发我?好歹我也是贝勒爷呀!这么着就给我打发了?

  关贝勒嫌弃白菜豆腐,他不知道,就这点菜,女儿还是跟小贩掰扯半天才买下的。人家看她是贝勒府的,说,就这点菜还还价,对得起您这身份吗?

  这臊人的话得亏没让关贝勒听见,否则,他那颗贵族的小心脏怎么受得了?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等失势了,就慨叹:落地凤凰不如鸡。

  其实,这世上本来都是地上的鸡,所谓天上的凤凰只不过是靠钱权撑起来的,不然,关贝勒怎么会吃他过去根本看不上的白菜豆腐,他的格格女儿怎么会为了省一点钱,非说人家好好的白菜上有几片烂帮子?

  如果没有革命,没有孙中山,没有冯玉祥,皇上就是天子,关贝勒就是贵族,全国人都得供他们吃喝,还得赞美他们德行高尚,才智过人,其实,当权力被剥夺后,都是狗屁。老百姓是鸡不假,但是母鸡,能下蛋,能自食其力,而关贝勒之流是公鸡,至多会打个鸣,无所用之。

  可是,养惯了的胃不买账,没钱了,还天天想吃好的。
  关贝勒:一点荤腥都没有,就拿这糊弄我?贝勒爷还是贝勒爷,吃饭得讲究,不能这么凑合。

  女儿关雅丽倒是明白,告诉老爹,现在的世道已经不是原来的世道,家也不是原先的贝勒府了。这道理关贝勒懂,可是以前的待遇太好了,现状如此惨淡,以前的光景哪怕只想一秒,玻璃心也得碎成八瓣。

  为了当家里的古瓶换钱买酒喝,关贝勒和老婆争执起来,结果古瓶掉地上摔成十六片了。老婆说他丢人,让街坊四邻笑话。可是,贝勒爷不服。
  关贝勒:笑话?谁敢笑我?头二十年我斩了他!

  关贝勒没说大话,当天下是他们的时候,弄死个把人不是什么大事。那时候,谁敢笑话他贝勒爷?可是,大清朝早就凉了,改民国了,关贝勒不能想干啥就干啥,心里如何能不搓火?

  为了忙眼前,有钱吃喝,关贝勒不顾厉秋辰的无赖人品,要把女儿许给他。可是,他的身子骨终于撑不住了。女儿给他端上的好菜,成了他最后的晚餐。饭菜虽香,可是当他听说是栾学堂送来了,贝勒爷的脾气又上来了。
  关贝勒:小栾子?那个臭要饭的?你离他远点。怎么着,一个臭跑堂的,看上我们家格格了?呸!他小栾子有什么呀?他不就一臭跑堂的吗?

  一辈子瞧不起百姓,关贝勒吃最后一顿饭时,还不忘损别人。

  其实,栾学堂除了出身穷人家,哪一点不比他关贝勒强?人家从学徒开始,一路奋斗,最后成了京城最有名饭庄的大掌柜。而他贝勒爷呢,当特权不在,穷得快要了饭,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就两个字:“要完。”
  看官们看到这里,恐怕都会顿上一顿:关贝勒是说自己完了,还是给他提供“铁杆儿庄稼”的大清朝完了?最佳答案或许是两者皆有。

  有提笼架鸟、不事劳作的八旗子弟,有贪腐成风的各路衙门,大清朝想不完都难。朝廷中买卖官位,大小官员中的大多数人做官只是为了从国库中往自己划拉银子。因为官家俸禄低,这些官员就滥用职权,变着法地从百姓身上盘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整个清廷机构中,最清廉的部门竟然是英国人赫德担任总税务司的海关。赫德实行高薪养廉,对腐败实行“零容忍”,令当时的清朝海关成为贪腐之风中的一股清流。

  可是,被蛀空的大厦终将倒塌,没有人救得了。在赫德因病离职回国四年后,关贝勒仰仗的大清朝亡了。

  对于关贝勒的叹问,赫德在1900年的文章中似乎作出了回答:“这个种族,在经过数千年唯我独尊与闭关自守之后,已经迫于形势和外来者的巨大优势,同世界其余各国发生了条约关系,但是他们认为那是一种耻辱……

  “中国将会有很长时期的挣扎,还会做错很多的事情和遭受极大的灾难,但或迟或早,这个国家将会以健康的、强大的、经验老到的姿态呈现于世界。”

  在珠影厂老电影《大浪淘沙》中,有这样一句歌词:“历史的渣滓沉水底,英雄成长在红旗下。”意思虽好,但用词过于革命。相比之下,《传奇大掌柜》中的片尾曲就更接近于生活:“品天品地知兴替,一清二白最分明。有梦不惧风雨,活他个顶天立地。心是不变的风景,爱有不散的宴席。”

  世事变幻,人聚人散。真正的善良和进取属于栾学堂那样的普通百姓,心存正义,机敏温厚,不服命运的安排,靠自己的双手活出一片精彩天地。而像关贝勒之类,靠着特权一时过着人上人的生活,但是好景难长,他们的好吃懒作,自命不凡,终将随着他们的朝代一起烟消云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8-9-24 21:58 , Processed in 0.10607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2 © 2011-2017 china-dinosaurpark.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