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54|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枫叶君:陈佩斯这样的人,注定不好混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4:2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很多人喜欢陈佩斯,喜欢他的喜剧片,喜欢他的春晚小品。在人们眼中,陈佩斯是个优秀演员。他和春晚的过节很多人也知道一些。但是,这不是他的全部,如果听陈佩斯聊天,你会知道,这是一个好人。
  可是在中国,像他这样的人注定不好混。

  陈佩斯生于1954年,15岁时,正是上山下乡运动的高峰,他来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通常,有过同样经历的很多名人,在谈起往事时经常会显得言不由衷,语气含混。而陈佩斯相反,他的态度很明确:对那段日子感到厌恶。

  对于兵团生活,陈佩斯形容,那是一种生理极限上的生存,挣扎,不知道什么才是头,每个人都必须忍耐下去。

  “你不知道那人倒霉催的时候是什么德性,是什么样,你经历过你就知道,人有时候比他妈那狗都不如,都不值钱,真的是这样。”

  这就是陈佩斯。对于当年的生活,他直抒胸臆,说出自己的感受,内心的想法,没有遮着掩着,面对群山来一段豪迈的抒情,说,当年的艰苦生活如何如何磨练了我,让我和高尔基一样,上了一次广阔天地的社会大学。

  陈佩斯就是陈佩斯,他没那么欠,也没那么贱,他不想违背自己的良心去说假话,去装蒜。

  他说,自己回到北京,看到家里的猫粮都馋得慌。

  结束兵团生活回到城里后,陈佩斯发现,生活上的艰苦减轻了,但是自己却很难适应城里的生活,具体说,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那种尔虞我诈,那种为了名利,做出那种很低俗的事,我瞧不惯。互相打小报告,为了自己入党、入团,去扫扫地,去掏掏厕所。入了党以后,你看他们立刻把抹布就扔了,把笤帚就扔了。我就觉得那些人肮脏,他用得着你的时候,跟你亲热,当领导对你怎么着的时候,他们立刻就拉长脸了。”

  “人与人的那种倾轧,那种斗争,那种惨烈,瞧不惯。”

  陈佩斯说的那些扫地掏厕所的人后来怎样了?按照中国社会的规律,他们混得不会差,因为他们的这种为人,这种狡黠,这种势力,恰好符合中国社会的一般规律,特别适合某些培养对象的选拔。虽然陈佩斯看不惯,但是,这些人很可能先后走上了领导工作岗位。
  他们被瞧上,恰恰说明,“看不惯”的陈佩斯以及陈佩斯的同类,通常是不会入领导法眼的,所以也就注定不好混。这是规律,如果领导喜欢的那些刚好是你所讨厌的人,那意味着你在这个部门没有混头了,继续下去无疑是浪费生命。

  虽然陈佩斯的父亲是著名老演员陈强,但是,陈佩斯回忆起小时候,并没有任何“阳光灿烂”的感觉,他说,自己小时候看到的“阴暗的东西特别多”,心里头“仇恨的东西特别多”,“报复心特别重”。

  有多少文艺圈的人会这样回顾自己的年轻时代?陈佩斯就是这样实在,真实,不管他说的是什么,他只告诉你他的真实想法。这是陈佩斯与很多圈内人的不同之处。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对自己性格养成影响最大的通常莫过于父亲。陈佩斯坦言,父亲陈强对自己影响很大,在生活和表演上都是如此。
  在全国各行各业学习苏联老大哥的年代,陈强接受的艺术培训也是苏联模式。在陈佩斯看来,这种模式造成了中国表演艺术的凋敝,“因为它用一种体系,一种思维代替了所有,一枝独秀,表演只有一种理论”。

  陈佩斯说,培训时的父亲不是好学生,他最瞧不起苏联专家,经常给专家出难题。父亲的性格影响着陈佩斯,令他不愿意跟风,凡事用自己的脑子去思考。

  1984年,在央视春晚舞台上,陈佩斯和朱时茂合演了喜剧小品《吃面条》,引起轰动,开始了他的喜剧小品时代,也引出了后来人们多少听过一些的他与央视春晚的恩怨。
  在陈佩斯看来,央视春晚是大腿,而他自己连胳膊都算不上。他所能做的只有逃跑。

  “你想改造一个体制,在体制内你想变化一个什么事情太难了,所以呢,你变不了它,你就别跟它抬杠,乖乖地该干嘛干嘛。我就选择逃跑,因为你惹不起人家,对吧?”

  曾经让陈佩斯名声大噪的春晚牵扯了他很多精力,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法腾出时间和精力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希望推进自己的喜剧,不想老停留在一个十五分钟的小东西上。陈佩斯说,后来的情况证明自己当时离开那个平台是一个正确选择。

  凡是“离开过”的人都有着与陈佩斯相同的感受,无论你是离开哪里,小到单位,大到国家,恐怕都有陈佩斯当年这种挣扎、思考和决断。面对“惹不起人家”,有人选择考研,有人选择跳槽,有人选择辞职,有人选择出国。总之,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吧?

  央视腿粗,春晚气粗,陈佩斯惹不起它,但是,他选择了躲开他们。现在与文革的本质区别在哪里呢?至少你还可以跑。跑出大腿的管制范围,你就获得相对的自由。所以,陈佩斯只是一个缩影,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陈佩斯。

  逃跑,有时丝毫也不狼狈,它的获得有时比你预先设想的还要多,还要幸福。仅就除夕而言,离开春晚舞台,陈佩斯终于可以父母在家好好过年了。

  “大年三十,我陪着老爹老娘,那高兴的啊,那真的是天伦之乐。终于能卸下这副担子了,那时候你不敢回首,你看别人也难受,紧张。所以不能看,你知道那里有多摧残人。”

  春晚因为收视率问题,吸引了很多人,因为可以一夜成名。其规模和豪华,也是过去所无法比拟。但是在陈佩斯看来,这对整个文化事业非但不是好事,而且更会破坏文化市场。

  “有很多人梦寐以求,拿它当一个最高的梦想标准。为什么都去追求这个平台呢?因为它不平等,它跟所有人谋生的条件都是不平等的,你就今天晚上干好这十分钟的活就可以了,你一年都有吃有喝,而且立刻你所有的生活都改变了,这在生产上,在市场上叫不平等竞争。”

  “一个正常的社会,是应该杜绝这种现象的。这叫不平等条件,它破坏了我们正常的市场秩序。所以,才会造就许多人去梦想它,去追求它。这是我们这个国家在进步的时候光着重技术进步了,忘记了进步之后就有不平等条件出现,同样的人群就开始分化了,就要两极分化,这是一个特别可怕的事情。”

  陈佩斯用什么来比喻这种不平等竞争呢?他说,它相当于人体内特别优秀的细胞,这些细胞优越于其他细胞,它有丰富的血管做保障,所有营养都要先从它这里过,它迅速就能膨胀起来。知道这叫什么吗?癌细胞。癌细胞是人类和所有动物生命体上的优秀细胞组织,它是异化出来的,变异出来的优秀细胞。

  对于央视春晚,对于演艺圈内的一夜成名,有谁会拿癌细胞去做比喻?有谁会像陈佩斯说得这样透彻?恐怕很难找到。况且,陈佩斯当年就是可以成为这样的”癌细胞”,但是,他拒绝了,因为他不想当这样的细胞组织,凭着自己的优秀,吸收走全部的营养。因为,陈佩斯不喜欢这种不平等。
  其实,又何止演艺圈?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人们不断地看着各种的一夜成名,一步登天。那些陈佩斯所鄙视的争着扫地的,抢着掏厕所的,又有多少凭着所谓的“优秀”,在某一个关键时刻之后,一年,甚至下半辈子都有吃又喝,全家人有吃有喝,甚至七大姑八大姨也跟着荣华富贵?

  听到陈佩斯的话,你会恍惚,你会觉得他不是一个喜剧演员,而是一个洞察社会的智者,其深刻的穿透力要远胜于某些所谓的砖家,更遑论那些一讲话就要念稿子,念还念不出抑扬顿挫的各级领导们。

  “因为它的不平等,人们才会去梦想它,追求它。”还有比这句话更深刻的吗?有些人平时高谈着平等,其实他们做梦时都在梦想着不平等。这对他们叫“赢者通吃”,对清醒的人们叫现实的悲哀,对各种被表象所迷惑,却每天一包劲地敲锣打鼓的糊涂虫们,叫被人家卖了还帮着数钱。

  对个人来说,像央视春晚这样的平台,意味着一夜成名,而对于国家而言,它突出的是一个后来影响方方面面的字:秀。而陈佩斯认为,在历史上,文化的衰败就是从“秀”开始的。

  “我们今天不但用国家行为在造这种大型的秀,超大型的秀,同时我们还利用高科技,比过去又要加倍。所有最优秀的艺人都被选到这里来了,那面怎么办?”

  陈佩斯提到了二人转,喜剧,京剧。对于春晚中的京剧,陈佩斯很不以为然。

  “七八个人,那一个小折子,一段唱,一人一句这么唱,这叫他妈京剧吗?”

  对于这种人为制造不平等条件的舞台,陈佩斯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认为那些所谓有造化,能够得到这种机会的人,也要好好想想,这种不平等只会毁人不倦,不会成就一个人。

  “上帝要想成就你的时候,他一定会让你先吃点苦;上帝要想毁你的时候,他一定要你先疯狂。”

  对于当年郭德纲的相声到了春晚不好笑了,陈佩斯的理解是,不是郭德纲不好玩了,而是相声这种艺术形式去错了地方。

  “相声是市井艺术,你把它放在一个国家的春天祭祀大典上,就不大合适,放在那儿很困难,想支撑住就很困难。它是一个春天的祭祀大典,对这个国家有政治的标志性的意义。”

  不仅是相声,陈佩斯认为,自己的喜剧小品当时能在春晚上“晃悠晃悠”,也是因为时代的需要,因为政府许可老百姓笑了,所以,喜剧小品才在春晚上火了起来。但是,后来这种政治意义弱化了,不成其为标志了,新的需要又出来了。

  “政治又要求说点别的了,你能说吗?你要能迎合上,你就存在,你迎合不上,你就下去。谁能迎合上他们后来的标准,谁就胜出了。我觉得我们走一点错误都没有,所以,谁在谁不在,都有他们自己的选择,也有他们自己的考量。”

  听了陈佩斯的心里话,你觉得他只是一个演员吗?或者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只是一个艺人吗?他谈的是春晚,可是又远远不止春晚,他谈的是社会,是我们这些人的生存状态,如同他的那句话:“我谈不上支持,反正我没权利反对。”
  而且把内心的感触真实地表达出来。可是,这恰恰是他并不能像有些人那样,在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因为,他讲的都是实话。

  那些混得好的人会怎么说呢?他们谈兵团生活,谈知青岁月,会说那是自己人生中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在那里他认识到什么是人民,什么叫群众的力量,这种经历让自己终生受益。他们不会说出陈佩斯那样的话:“你经历过你就知道,人有时候比他妈那狗都不如。”

  说到人际关系,他们会谈友谊,谈感动,会让人觉得他们是最知道感恩的人,甚至会热泪盈眶。而陈佩斯却说,有很多人帮助集体扫地,就是为了入党,领导看不惯你的时候,他们立刻开始站队。

  对于春晚,很多人会说到自己如何如何受益,学习了多少东西,如何为了千家万户的欢乐而承受不能与家人团圆的遗憾,而绝不能会像陈佩斯那样,对它像剥洋葱似地剖析,将它与一个国家的文化发展联系起来,直指它的弊端。

  陈佩斯是真实的,透明,实在的,而在中国社会中,这种性格通常是行不通的,因为有人要听好话,奉承话,甚至奉承话还要说得轻重得体。陈佩斯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才说既然惹不起,那就走人,走了,才能获得相对自由,才能像个真实的人那样去生活,去搞自己喜欢的东西。

  很多人靠说谎当上官,很多人靠拍马屁吃上了肉,很多人靠当奴才赢得了对其他人幺三和四的权力。这些都不是陈佩斯的向往,他向往的是自由的生活,真实的人生,有活力的艺术。陈佩斯是一名优秀的艺术家,更是一名理想主义者,这,正是他令很多人感到敬佩的原因。

  人许多时候可以,甚至不得不苟且地活着,但是却不应把这种苟且当作理所当然,而理想主义者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避免让我们这些俗人,在苟且中自鸣得意地沉沦下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8-9-25 14:25 , Processed in 0.11304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2 © 2011-2017 china-dinosaurpark.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