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8|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姚尧:精读《资治通鉴》第43集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7:2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原文】魏周巿将兵略丰、沛,使人招雍齿。雍齿雅不欲属沛公,即以丰降魏。沛公攻之,不克。

  【白话】魏国的周巿率军攻占丰邑、沛县,派人前往招降雍齿。雍齿平素就不愿隶属刘邦,便举丰邑降魏。刘邦进攻丰邑,未能攻克。

  【原文】赵张耳、陈馀收其散兵,得数万人,击李良;良败,走归章邯。

  【白话】赵国的张耳、陈馀收集逃散的士兵,得数万人,攻击李良。李良兵败,逃归章邯。

  【原文】客有说耳、馀曰:“两君羁旅,而欲附赵,难可独立;立赵后,辅以谊,可就功。”乃求得赵歇。春,正月,耳、馀立歇为赵王,居信都。

  【白话】宾客中有人建议张耳、陈馀道:“二位都是寄居在赵国的外地人,要想与赵人亲附,是很难独立获得成功的。如果拥立原赵国王室的后裔,再辅之以仁义,便可以成就功业。”于是二人寻找到了赵歇。春季,正月,张耳、陈馀立赵歇为赵王,居住在信都(今河北邢台)。

  【姚论】经过李良叛乱之后,原先构成赵国政权的三股势力中的第一股势力(楚军旧部)和第三股势力(秦朝故吏)已经损伤殆尽,新成立的赵歇政权以当地豪强为核心,推行彻底的本土化策略,也因此得以在赵地站稳脚跟。

  【原文】东阳宁君、秦嘉闻陈王军败,乃立景驹为楚王,引兵之方与,欲击秦军定陶下;使公孙庆使齐,欲与之并力俱进。齐王曰:“陈王战败,不知其死生,楚安得不请而立王!”公孙庆曰:“齐不请楚而立王,楚何故请齐而立王!且楚首事,当令于天下。”田儋杀公孙庆。

  【白话】东阳(今江苏盱眙东南)人宁君、秦嘉听到陈胜兵败的消息,便拥立景驹为楚王,领兵前往方与(今山东鱼台),准备攻击在定陶(今山东菏泽市定陶区)的秦军,派公孙庆出使齐国,希望能与齐国联合出兵。齐王田儋道:“陈王战败,至今生死不明,楚国怎么能不请示齐国就自行立王呢!”公孙庆道:“齐国不请示楚国就自行立王,楚国又为什么要请示齐国才立王呢!况且是楚国率先起义,理当号令天下。”齐王田儋闻言大怒,杀死公孙庆。

  【原文】秦左、右校复攻陈①,下之。吕将军走,徼兵复聚,与番盗黥布相遇,攻击秦左、右校,破之青波,复以陈为楚。

  【白话】秦军的左、右校尉再次率军攻克陈县,吕臣败走,重新集结散兵后,与番阳(今江西波阳)的盗贼黥布相遇,合兵攻击秦军的左、右校尉,在青波(地不详)击败秦军,再次夺回陈县,建立楚国政权。

  【姚注】

  ①章邯军攻克陈县,陈胜在撤退途中被杀后,章邯立即向西进攻南阳郡的宋留军,遂使吕臣得以重新夺回陈县。章邯迫降宋留,平定南阳郡后,则命左、右校尉为先锋再度攻克陈县。

  【原文】黥布者,六人也,姓英氏,坐法黥①,以刑徒论输骊山。骊山之徒数十万人,布皆与其徒长豪杰交通,乃率其曹耦②亡之江中为群盗。番阳令吴芮,甚得江湖间民心,号曰番君。布往见之,其众已数千人。番君乃以女妻之,使将其兵击秦。

  【白话】黥布,是六县(今安徽六安)人,姓英,因犯法而被判处黥刑,以刑徒的身份被送往骊山服劳役。当时在骊山服劳役的刑徒有数十万人之多,黥布与刑徒中的头目和豪杰都有交往,遂率领他们这一伙人逃亡至长江一带做了强盗。番阳县令吴芮,在江湖上深得民心,号称为“番君”。黥布前往求见,此时其部众已达数千人。番君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黥布,命他率领部众攻击秦军。

  【姚注】

  ①黥(qíng),古代的一种刑罚,先是用刀在脸上刻字,然后再在伤口上涂墨,使其永不退色。英布少年时曾有人给他相面,说他当先受刑而后称王。现在既受黥刑,应了相者所言的前半句,英布遂索性改姓为“黥”,以期能应相者所言的后半句。

  ②曹耦:曹,对,偶;耦,通“偶”,皆同辈、同伙之意。

  【原文】楚王景驹在留,沛公往从之。张良亦聚少年百余人欲往从景驹,道遇沛公,遂属焉;沛公拜良为厩将①。良数以太公兵法②说沛公;沛公善之,常用其策;良为他人言,皆不省。良曰:“沛公殆天授!”故遂留不去。

  【白话】楚王景驹驻在留县(今江苏沛县东南),刘邦前往归附。张良也聚集了一百多名少年,准备投奔景驹,途中遇到刘邦,遂归属于他,刘邦拜张良为厩将。张良多次用《太公兵法》中的道理游说刘邦,刘邦极其赞赏,经常采用他的策略。张良也曾向别人讲述《太公兵法》,别人皆不能领悟。张良感叹道:“沛公大概是上天授予的奇才吧!”遂留下来而不再投奔别处。

  【姚注】

  ①厩(jiù)将:掌管车马后勤的将领。厩,马棚。

  ②太公兵法:张良在博浪沙刺杀秦始皇后逃匿于下邳,有一天在下邳的桥上散步时遇到一位老者。老者穿着粗布衣服,走到张良面前后,故意将鞋子掉到桥下,回过头来对着张良道:“小子,下去把鞋捡上来!”张良十分惊讶,想要殴打老者,因见其年老,这才强忍怒火下桥将鞋捡上来。老者又道:“帮我把鞋穿上。”张良想既已替他捡鞋,便跪着替他将鞋穿上。老者穿好鞋后,笑着离去。张良大惊,一直凝视着老者离去的背影。老者离开约一里路后又折返回来,道:“孺子可教。五日之后的天亮时分,在这里等我。”张良觉得奇怪,跪下来答应道:“诺。”五日之后的拂晓,张良前往约定地点,老者已经先在那里,生气道:“跟老者约会,反而后到,这是为什么?”老者转身离去,道:“五日之后再来早会。”五日后鸡一叫,张良即前往约定地点,老者又已先在那里,又生气道:“这次又来晚了,这是为什么?”老者再次转身离去,道:“五天后再早点儿来会面。”五天后,张良不到半夜就前往约定地点。过了一会,老者也来了,喜道:“就应当是这样。”老者拿出一部书,道:“读这部书就可以做帝王的老师了。十年以后就会发迹。十三年后小伙子你到济北见我,谷城山下的黄石就是我。”说完便离开了,也没有再留下别的话。天亮后,张良看老者送给自己的书,正是《太公兵法》。张良对这部书非常珍爱,经常学习诵读。

  【原文】沛公与良俱见景驹,欲请兵以攻丰。时章邯司马<尸二>将兵北定楚地,屠相,至砀。东阳宁君、沛公引兵西,与战萧西,不利,还,收兵聚留。二月,攻砀,三日,拔之;收砀兵得六千人,与故合九千人。三月,攻下邑,拔之;还击丰,不下。

  【白话】刘邦和张良一同前往拜见景驹,请求援兵攻打丰县。当时,章邯部下名叫<尸二>的司马(姓不详)率军向北攻占楚地,在相县(今安徽淮北)屠城,进兵砀县(今河南永城北)。东阳人宁君和刘邦率军向西,在萧县(今安徽萧县)的西面迎战秦军,失利后撤退回留县。二月,刘邦军对砀县发动进攻,三天后夺取砀县,收编砀县的降兵六千人,加上原有的士兵合计九千人。三月,攻占下邑(今安徽砀山),而后回师攻击丰县,未能攻克。

  【原文】广陵人召平为陈王徇广陵,未下。闻陈王败走,章邯且至,乃渡江,矫陈王令,拜项梁为楚上柱国,曰:“江东已定①,急引兵西击秦!”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闻陈婴已下东阳,遣使欲与连和俱西。陈婴者,故东阳令史,居县中,素信谨,称为长者。东阳少年杀其令,相聚得二万人,欲立婴为王。婴母谓婴曰:“自我为汝家妇,未尝闻汝先世之有贵者。今暴得大名,不祥;不如有所属。事成,犹得封侯;事败,易以亡,非世所指名也。”婴乃不敢为王,谓其军吏曰:“项氏世世将家,有名于楚;今欲举大事,将非其人不可。我倚名族,亡秦必矣!”其众从之,乃以兵属梁。

  【白话】广陵(今江苏扬州)人召平此前受陈胜派遣攻打广陵,尚未攻克便听说陈胜战败的消息,且章邯军很快要到,于是渡过长江南下,假借陈胜的命令,任命项梁为楚国上柱国,道:“江东已经平定,请急速领兵向西攻击秦军!”项梁于是率领八千人渡过长江向西进兵,听说陈婴已经攻下东阳,便派使者前往联络,希望能联兵向西。陈婴原是东阳县令的属官,居住在东阳城中,素来守信谨慎,被人们尊称为“长者”。东阳少年杀死县令,聚集起两万人的队伍,准备立陈婴为王。陈婴的母亲对他道:“自打我嫁到你们陈家做媳妇以来,就从未听说过你的祖上有尊贵之人。现在你突然暴得大名,这不是件好事。不如去归附别人,这样事成后可以封侯,失败后也容易逃走,不是那种被世人指名道姓的人。”陈婴因此不敢称王,对军官们道:“项氏世代为将,在楚国极有声望,现在要想成就大事,非得由他领导不可。我们依靠名门望族,必定能够灭亡秦国!”众人听从陈婴的意见,遂率领全军归属项梁。

  【姚注】

  ①江东:从宏观上看,长江的流向是自西向东,然在流入今安徽南部后,长江沿东北方向流往今江苏南京。古人以这段东北走向的长江为界,以东的称为“江东”,以北称为“江北”。

  【原文】英布既破秦军,引兵而东;闻项梁西渡淮,布与蒲将军皆以其兵属焉。项梁众凡六七万人,军下邳。

  【白话】英布击败秦军后,率兵东进。听说项梁军已经渡过淮河,便与蒲将军皆率军归属项梁,项梁麾下部众达到六七万人,驻扎在下邳(今江苏邳州)。

  【原文】景驹、秦嘉军彭城东,欲以距梁。梁谓军吏曰:“陈王先首事,战不利,未闻所在。今秦嘉倍陈王而立景驹,大逆无道!”乃进兵击秦嘉,秦嘉军败走。追之,至胡陵,嘉还战一日,嘉死,军降;景驹走死梁地。

  【白话】景驹、秦嘉在彭城(今江苏徐州)以东驻军,准备阻击项梁。项梁对军吏们道:“陈王率先起义反秦,战事不利,下落不明。现在秦嘉背叛陈王而擅立景驹为王,这是大逆无道!”于是率军攻击秦嘉,秦嘉兵败逃走。项梁追击至胡陵(今山东鱼台东南),秦嘉回师反攻,与项梁交战一天,秦嘉战死,军队投降,景驹逃亡,死在魏国。

  【原文】梁已并秦嘉军,军胡陵,将引军而西。章邯军至栗,项梁使别将朱鸡石、馀樊君与战。馀樊君死;朱鸡石军败,亡走胡陵。梁乃引兵入薛,诛朱鸡石。

  【白话】项梁兼并秦嘉的部队后,驻军在胡陵,准备率军西进。章邯军抵达栗县(今河南夏邑),项梁派遣朱鸡石、馀樊君两位将领出战。馀樊君战死,朱鸡石战败,逃回胡陵。项梁遂领兵至薛县(今山东枣庄市薛城区),斩杀朱鸡石。

  【原文】沛公从骑百余往见梁;梁与沛公卒五千人,五大夫将十人。沛公还,引兵攻丰,拔之。雍齿奔魏。

  【白话】刘邦带领一百多名骑兵前往拜见项梁,项梁拨给刘邦士兵五千人,爵位是五大夫的将领十人。沛公领兵返回后,再次对丰县发起进攻,予以攻克,雍齿逃奔魏国。

  【原文】项梁使项羽别攻襄城,襄城坚守不下;已拔,皆坑之,还报。

  【白话】项梁派项羽令率一支军队攻打襄城(今河南襄城),襄城坚守而无法攻下。等到襄城攻克后,项羽将全城军民全部坑杀,返回报告项梁。

  【原文】梁闻陈王定死,召诸别将会薛计事,沛公亦往焉。居鄛人范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计,往说项梁曰:“陈胜败,固当。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自怀王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而自立,其势不长。今君起江东,楚蜂起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复立楚之后也。”于是项梁然其言,乃求得楚怀王孙心于民间,为人牧羊①;夏,六月,立以为楚怀王,从民望也。陈婴为上柱国,封五县,与怀王都盱眙。项梁自号为武信君。

  【白话】项梁听闻陈胜确实已死,于是召集各路将领到薛县集中开会,刘邦亦前往参加。居鄛(今安徽安庆北)人范增,年龄七十岁,平素居家不出,喜好奇谋妙计,前往游说项梁道:“陈胜的失败是必然的。在被秦灭亡的六国当中,楚国是最无辜的。自从楚怀王入秦后未能返回,楚人至今还在怀念同情他。因此,楚南公说:‘即便楚国只剩下三户人家,最后灭秦的也必定是楚国。’陈胜率先起义,可他不立原楚国王室后裔而是自立为王,其势难以长久。如今您在江东起兵,楚国蜂拥而起的各路义军将领之所以争相归附于您,那是因为您的家族世代担任楚将,认为您能再立楚国王室后裔为王啊!”项梁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于是派人到民间寻访到楚怀王的孙子芈心,当时芈心正在为人放羊。夏季,六月,立芈心为楚怀王,以顺从人民的愿望。陈婴担任楚国的上柱国,封地为五座县城,随怀王在盱眙(今江苏盱眙)定都,项梁自号为“武信君”。

  【姚注】

  ①关于芈心的身份,近世史家常称其为“放羊娃”,这是值得深究的。《资治通鉴》的这段话完全转载自《史记·项羽本纪》,但《史记》只说了芈心“为人牧羊”,却并未说他是“娃”,这属于后世小说家的穿凿附会。为什么芈心此时不可能是“娃”呢?本年是前208年,假设芈心本年尚不足十八岁,则其生年必晚于前226年,而楚怀王芈槐的生年约在前355年,岂有祖父的年纪能比孙子大129岁的?再进一步推敲,前299年,秦昭襄王邀楚怀王赴秦。据《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记载,屈原对此明确提出反对,而怀王的幼子子兰却力劝怀王赴秦,最终怀王是听从子兰的建议赴秦,结果被秦昭襄王囚禁。子兰既能对怀王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其年纪当不小于二十岁,故其生年应不晚于前319年,而他又是楚怀王最小的儿子。换言之,如果芈心真是楚怀王的孙子,在前208年又是个放羊娃的话,则他的父亲至少长其93岁,这显然是极其荒谬的。假设子兰五十岁生子,则芈心的生年不晚于前269年,其在前208年时已超过61岁。假设子兰六十岁生子,则芈心的生年不晚于前259年,其在前208年时已超过51岁。因此,如果芈心真是原楚怀王芈槐的孙子,则其在被项梁发现时的年龄至少已经五十多岁了,绝不可能是“娃”。可是,这又引发了另一个问题,按照史书的记载,楚怀王只有两个儿子,长子就是后来的楚顷襄王,幼子就是后来的令尹子兰,无论芈心是出自楚顷襄王这一系,还是出自子兰这一系,身份都是极其尊贵,绝不可能到五十岁时还籍籍无名,身旁没有仆人随从,只能流落在民间放羊。再者,芈心若真是怀王之孙,且年龄已经五十多岁,则政治经验必定非常丰富,这也有违项梁“立楚王后”的初衷,毕竟他原本就只是将芈心当作傀儡,拿来树立政治旗号用的。因此,我们可以断言,牧羊人芈心或许是娃,或许不是娃,但绝对不会真是怀王之孙。

  【姚论】

  范增在分析陈胜败亡的原因时说“陈胜败固当”,可惜范增的这段话从论点、到论据再到论证都是错的:

  第一,“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这句话简直是莫名其妙,战国七雄都是在为自己的国家利益而争夺,谁有罪,谁又无罪?孟子说:“春秋无义战”,战国同样也是如此,凭什么就说“楚最无罪”,难道其他五国的灭亡就比楚国罪有应得?

  第二,只因为“怀王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就得出楚南公所说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是毫无道理。首先,楚怀王并不是什么有道明君,楚国就是在他手上从盛极一时的南方霸主变得连续损兵折、割地求饶的,著名的爱国诗人屈原也是因为被他放逐而写出《离骚》的,像楚怀王这样的君王,本身就未必有多受老百姓的爱戴。其次,从春秋战国以来,每个被灭的国家都存在“君王不反,国人哀怜”的情况。楚国自己也是从五十里的蛮荆之地起家,吞并大量小国后才最终成为幅员六千里地的超级大国,为什么这些小国从没有出现一次“某虽三户,亡楚必某”的局面。若要说威望,则周天子的威望更高,为什么又不说“周虽三户,亡秦必周”呢?楚国作为反秦斗争中的主力,是因为其国力强大,但如果楚国真的只有三户,那肯定是灭不了秦的。楚南公的话,只能拿来作为励志口号,若要真的拿来作为战略布局的根据,就太幼稚可笑了。

  第三,陈胜会失败绝不是因为未立楚王之后,而仅靠立楚王之后也绝不可能推翻秦国。当年项燕辅佐昌平君尚且不能成事,何况现在的陈胜?再说楚国终究只是战国七雄之一,韩、赵、魏、燕、齐五国的起义军凭什么就要听你楚国的号召?秦嘉立景驹为楚王后,派公孙庆出使齐国商量结盟并联合出兵抗秦之事。齐王田儋质问公孙庆:“听说陈胜兵败后不知生死,楚国怎么能不来请示就擅自做主立新的楚王呢?”公孙庆则强硬回击道:“齐国立齐王的时候,都没有向楚国请示,为什么楚国立楚王要向齐国请示呢?再说是楚国率先反秦的,理当号令天下。”由此可见,所谓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不过是楚人的自我期许,至少齐国就没把楚国太当回事。齐王是以进攻的姿态质问楚使为什么不请示齐国,楚使是以防守的姿态辩称楚国和齐国是平等的。即便紧接着自诩楚国“当令于天下”,理由也只是“楚首事”。在外国人面前,楚国使者最值得自豪的是有楚人陈胜率先起义,而不是楚国在历史上有多么伟大光荣正确。

  第四,景驹才是名副其实的楚王之后。当代人听到景驹这个名字,很自然地就会认为他姓景名驹。其实不是这样的,“景”是他的氏,他的姓是“芈”。所谓“姓者,统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别其子孙之所自分”,中国古代实施嫡长子继承制,那些未能继承国君之位也都被称为“公族”,每个公族会有不同的氏,但他们都有和国君相同的姓,因为他们拥有共同的祖先。在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所有公族的姓都是“芈”,国君的氏是“熊”,此外还有屈、景、昭、斗、成、班、孙等公族,战国时期尤以屈、景、昭三家公族最大。因此,相较于项梁从民间找来的那个牧羊人,秦嘉所立的景驹要名正言顺得多,是真正的楚王之后,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所以刘邦、张良等最初都是从各地前往投奔景驹的。可是,在那个乱世英雄起四方的年代,一切都还得靠实力说话,名分这东西虽然有点用,但其实也没太大用。范增说:“今君起江东,楚蜂午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复立楚之后也。”这显然是个误判。当时人并没有那么死心眼,刘邦和张良原本都是来投靠景驹的,后来张良发现刘邦是天授之才,所以就不投景驹而改跟刘邦了。刘邦则眼见项梁打败了秦嘉和景驹,于是就立刻转投奔项梁,参加在薛县举行的军事会议。没有人真的在乎是否能立楚王之后,大家更在乎的是如何背靠大树好乘凉。事实上,项梁后来立了楚怀王的孙子为王,那又如何?五国的割据政权根本不买楚国的账。项梁在定陶战死后,项家的兵权都被楚王夺走了,是项羽在军前刺杀主帅宋义,随后又在巨鹿之战破釜沉舟,展现出超级恐怖的战斗力,这才彻底扭转了乾坤。如果不是项羽足够英雄勇猛,范增“议立楚王之后”最终会成为导致项家没落的馊点子。不仅如此,楚王的存在日后还是成了项羽灭秦之后,安排天下新秩序的重大麻烦。

  立芈心为楚怀王后,项梁将都城设在眙台,以陈婴为上柱国,留在眙台辅佐楚怀王。这个安排同样是有问题的,或许项梁是嫌留着怀王在身边太过碍手碍脚,所以将怀王迁往淮水南岸的眙台,而这导致的后果是远离项梁控制的怀王有机会培养自己的势力。四百年后,曹操在挟天子以令诸侯时是将汉献帝控制在自己的大本营,外出征战时则由自己首席亲信谋臣荀彧坐镇许都,战争结束后就立刻返回。即便如此小心谨慎,也还是有董承、伏完等势力在献帝的支持下图谋反曹。项梁将怀王安排在眙台,显然短期内是不打算回到都城的,而他安排陈婴坐镇眙台也非常不合适。陈婴虽是项梁起义后第一批前来投靠的,但时间上也不到两个月,未必就能成为项梁的心腹,因其投靠项梁之初心只是自己实在不愿意当领袖,故而投靠世代为楚将的项氏,并非是特别仰慕项梁的为人。现在既已新立楚王之后,很难讲陈婴心里的天平不会更倾向于楚怀王。况且陈婴是东阳人,毗邻都城眙台。在项梁、项羽仅能征召八千子弟之时,东阳就能聚集两万多人,而且希望立陈婴为王,只是因为陈婴胆小而作罢,足可见东阳人实力之强、野心之大。当初以两万人投靠项梁的八千人是不得已,现在守着名正言顺的楚怀王,又远离项梁的兵锋控制,可以想象他们一定会聚集在楚怀王身旁组成新政治集团,随时准备与项氏夺权。

  【原文】张良说项梁曰:“君已立楚后,而韩诸公子横阳君成最贤,可立为王,益树党。”项梁使良求韩成,立以为韩王。以良为司徒,与韩王将千余人西略韩地,得数城,秦辄复取之;往来为游兵颍川。

  【白话】张良对项梁道:“您已立楚王后裔为新楚王,而在韩国的诸公子中,以横阳君韩成最为贤能,可以立他为韩王,这样就能为我们增加同党。”项梁便派张良寻访韩成,立他为韩王。项梁命张良担任韩国司徒,与韩王率领一千多士兵向西攻占原韩国领地,攻占了数座城池,之后又被秦军全部夺回,遂只好在颍川郡来回打游击。

  【原文】章邯已破陈王,乃进兵击魏王于临济。魏王使周巿出,请救于齐、楚;齐王儋及楚将项它皆将兵随巿救魏。章邯夜衔枚击,大破齐、楚军于临济下,杀齐王及周巿。魏王咎为其民约降;约定,自烧杀。其弟豹亡走楚,楚怀王予魏豹数千人,复徇魏地。齐田荣收其兄儋余兵,东走东阿;章邯追围之。齐人闻田儋死,乃立故齐王建之弟假为王,田角为相,角弟间为将,以距诸侯。

  【白话】章邯击败陈胜后,继续进兵攻击魏王魏咎于魏都临济(今河南封丘东)。魏咎派遣周巿出城,向齐、楚请求援救。齐王田儋与楚将项它皆率军随周巿前来援救魏国,章邯乘夜悄悄发动突袭,在临济城下大败齐、楚联军,杀死田儋和周巿。魏咎为保城中百姓而向章邯约降,降约议定后,魏咎自焚而死。魏咎的弟弟魏豹逃往楚国,楚怀王拨给魏豹几千士兵,令他重新夺回魏国的领地。田儋的弟弟田荣收集田儋残兵,向东退守至东阿(今山东阳谷东北),章邯追击至东阿,包围了田荣军。齐人听说田儋已死,于是立原齐王田建的弟弟田假为齐王,田角为宰相,田角的弟弟田间为大将,以抵抗各诸侯国。

  【原文】秋,七月,大霖雨。武信君引兵攻亢父,闻田荣之急,乃引兵击破章邯军东阿下;章邯走而西。田荣引兵东归齐。武信君独追北,使项羽、沛公别攻城阳,屠之。楚军军濮阳东,复与章邯战,又破之。章邯复振,守濮阳,环水。沛公、项羽去,攻定陶。

  【白话】秋季,七月,大雨连绵。武信君项梁率军进攻亢父(今山东济宁南),听说田荣被秦军围困,遂领兵在东阿城下击败章邯军,章邯向西撤退,田荣领军向东返回齐国。项梁独自领兵追击秦军,派项羽、刘邦另率一支军队进攻城阳(今山东鄄城东南),攻克后实施屠城。楚军进抵濮阳(今河南濮阳)以东,再次与章邯军交战,又将其击败。章邯重整旗鼓,坚守濮阳。刘邦、项羽离开城阳,转而进攻定陶。

  【原文】八月,田荣击逐齐王假,假亡走楚。田间前救赵,因留不敢归。田荣乃立儋子巿为齐王,荣相之。田横为将,平齐地。章邯兵益盛①。项梁数使使告齐、赵发兵共击章邯。田荣曰:“楚杀田假,赵杀角、间,乃出兵。”楚、赵不许。田荣怒,终不肯出兵。

  【白话】八月,田荣进兵驱逐齐王田假,田假逃往楚国。齐将田间正率军救赵,得知消息后滞留于赵,不敢返回齐国。于是田荣拥立田儋之子田巿为齐王,自己担任宰相,任命田横为大将,收复原齐国领地。章邯军的兵力不断增加。项梁多次派出使者要求齐、赵两国发兵共击章邯。田荣道:“只要楚国杀死田假,赵国杀死田角、田间,我就出兵。”楚、赵两国没有同意。田荣大怒,终究不肯出兵。

  【姚注】

  ①章邯兵益盛:王离军奉命南下平叛后一分为二,南部兵在攻占河内郡后沿黄河东进北上,从南面威胁邯郸郡,北部兵继续攻打井陉,试图占领恒山郡后从北面威胁邯郸郡,并最终造成南北夹击赵国都城信都的态势。赵国则在齐、燕联军的帮助下,抵挡住了王离军的进攻,将其北部兵阻击于井陉以西,将其南部兵阻击于漳水以南。此时,章邯军自东阿一路败退至濮阳。秦朝的最高决策层深知章邯军是整个平叛战争的关键,只许胜,不许败,故而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前往濮阳支援章邯。其中,黄河以南的增援部队由三川郡守李由率领,后在雍丘为项羽刘邦所击溃。黄河以北的增援部队则以王离攻赵的南部兵为主,会同河东郡和河内郡的援兵秘密渡过黄河以增援章邯军。

  【姚论】

  站在田荣的角度来说,务必置政敌于死地而后快,这是可以理解的。站在项梁的角度上讲,保护前来投奔自己的田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田荣若非自己搭救,早已变成章邯的刀下之鬼,现在轮到让他帮忙,居然还来跟自己谈条件,真是岂有此理!从这方面来看,似乎田荣和项梁的愤怒都并非无的放矢,可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们却并非一定要闹得这么僵。

  对于项梁而言,明明曾经对田荣有过救命之恩,而今却搞得没有半点人情。即便你痛骂田荣恩将仇报,可那又于事何补呢?田荣所担心的,无非就是田假回来跟他争夺齐国的王位和地盘。倘若项梁能够给田荣作某种程度上的保证,譬如将田假迁往楚国都城盱眙居住,又或者在别的地方给他封侯,以示永远不会回齐国争夺王位,则田荣未必就会勃然大怒而不出兵。就算田荣对项梁的处置不甚满意,但毕竟在道义上还是可以接受,至少双方面子上不至于闹翻。可是项梁就这么直接地一口回绝,自然会让田荣觉得难堪,毕竟人家好歹也是齐国之主。

  对于田荣而言,项梁曾经派兵救他,现在自己却不帮项梁,这是不仁。拒绝参加反秦统一战线,只顾着自己巩固势力,这是不义。明明可以通过谈判解决的问题,却因为意气用事而弄得双方交恶,这是不礼。把实力强大的项梁从友军变成敌人,这是不智。试想万一项梁灭了秦国,回头再扶持田假来对付田荣,那不是更惨吗?至少以当时的局势来看,田荣打不过章邯,章邯打不过项梁,那田荣又如何有把握能与项梁对抗?

  由此观之,项梁和田荣皆是有勇无谋的武夫,缺乏规划长远的战略眼光,处理事情时手段粗糙,不懂得如何以对方可接受的方式求同存异,其日后的败亡也就不可避免了。

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8-12-7 01:23 , Processed in 0.1180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2 © 2011-2017 china-dinosaurpark.com 广告QQ: 30374579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