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16|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姚尧:精读《商君书》第4集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农战第三

  【题解】农战,即农耕和作战。司马迁在《史记·商君列传》的末尾写道:“余尝读商君开塞耕战书,与其人行事相类。”这里的“开塞”即是指《商君书》中的第七篇《开塞》,《耕战》即是指本文,可知本文在司马迁看来是《商君书》中非常重要的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里,商鞅从正反两个方面论证了治国必须重视农战。

  商鞅认为,农战是富国强兵的唯一途径,因此善于治国的君主都务必要设法使民众专心于农战(“作壹”)。要想让民众专心于农战,那就要使得农战成为民众获取官爵利禄的唯一途径(“民见上利之从壹空出也,则作壹”)。而对于从事其他行业的人员,譬如学者、说客、商贾和手工业者,则不但不能让他们有获取高官厚禄的机会,还必须予以严厉打击和制裁,使他们也不得不复归于农战。否则的话,民众就有了各种诱因以逃脱农战,而这样的教化,就必定会导致国削兵弱。(“民以此为教者,其国必削。”“民以此为教,则粟焉得无少,而兵焉得无弱也?”)为了加强效果,商鞅甚至非常极端地强调,在一千个从事农战的人当中,如果出现了一个研习《诗经》、《尚书》而聪慧善辩的人,那么这一千个人都会对农战懈怠。在一百个从事农战的人当中,如果出现了一个擅长手工业的人,那么这一百个人都会对农战懈怠。(“农战之民千人,而有《诗》、《书》辩慧者一人焉,千人者皆怠于农战矣。农战之民百人,而有技艺者一人焉,百人者皆怠于农战矣。”)

  商鞅认为,治理国家的最关键要领,就是要让民众把心思都放在农耕上(“圣人知治国之要,故令民归心于农”),这不仅是因为农耕是创造国家财富的源泉,还因为专心于农耕的民众最朴实,他们少有奸诈而重土安居,所以在内便于治理,对外勇于作战。可惜,现在的君主却喜欢听那些空谈虚浮的言论,结果导致国内民众务农的少而混饭吃的多(“故其民农者寡而游食者众”),这就是导致国家贫穷而军队孱弱的教化(“此贫国弱兵之教也”)。因此,商鞅最后的结论是:只有圣明的君主才懂得喜欢空谈是不足以用来增强兵力、开疆辟土的,只有圣明的君主治理国家才能够专心农战,将民力凝聚,只用于农耕之上而已。(“故惟明君知好言之不可以强兵辟土也,惟圣人之治国作壹、抟之于农而已矣。”)

  【原文】凡人主之所以劝民者,官爵也;国之所以兴者,农战也。今民求官爵,皆不以农战,而以巧言虚道,此谓劳民①。劳民者,其国必无力;无力者,其国必削。

  【白话】大凡君主得以用来勉励民众的,就是官职和爵位;而国家得以兴盛的根本,是农耕和作战。可现在民众求取官职和爵位的方法,都不是通过农耕和作战,而是靠着华丽的辞藻和空洞的说教,这就叫做使民众劳苦。使百姓劳苦的,国家就必定软弱无力,国家软弱无力,就必定会被削弱。

  【姚注】

  ①对于“劳”字的解释,历代注家皆众说纷纭。张觉《商君书全译》将其解为“慰劳”,朱师辙《商君书解诂》将其解为“懒”,陶鸿庆《读商君书札记》认为“劳盖营字之误,营读为萤,惑也。”高亨《商君书注译》认为:“劳疑借为佻,佻,纤巧也。”可在姚尧看来,这些解释都非常牵强。其实,这里的“劳”字就该解作其字面意思,即“使……劳苦”。《左传·襄公九年》记:“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先王之制也。”《孟子·滕文公上》记:“故曰,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可知在先秦的语境中,社会被分为两层,即在上层的统治者和在下层的被统治者。被统治者本该是劳力的,可当他们也热衷于“巧言虚道”后,那就变成“劳心”了。当民众将一部分心力用于“劳心”后,就无法集中全部心力用于“劳力”,故而“其国必无力”。

  【原文】善为国者,其教民也,皆作壹而得官爵①,是故不作壹,不官无爵。国去言则民朴;民朴,则不淫。民见上利之从壹空出也②,则作壹;作壹,则民不偷营;民不偷营,则多力;多力,则国强。今境内之民皆曰:“农战可避而官爵可得也。”是故豪杰皆可变业,务学《诗》、《书》,随从外权,上可以得显,下可以求官爵;要靡事商贾,为技艺,皆以避农战。具备,国之危也。民以此为教者,其国必削。

  【白话】善于治理国家的君主,其在教化民众时,都会要求民众通过专心农战来获取官职和爵位。因此如果不专心农战,就得不到官职,也没有爵位。国家摒弃空谈,民众就会朴实;民众朴实,就不会放纵自己。民众看到国家给予的利益都只能从农战这一条途径获得,就会专心农战。民众专心农战,就不会私下经营其它事务。民众不私下经营其它事务,国家就会实力雄厚。国家实力雄厚,就会日益强大。现在境内的民众都在说:“农战是可以逃避的,而官爵位照样能得到。”因此,那些豪杰之士可以变换本业,专心研习《诗经》《尚书》,追随国外的权贵,上等的可以富贵显耀,次一等的也能求得官爵。平庸之人就去经商,从事手工业,都想着通过各种方式来逃避农战。当以上情况都出现的话,那么国家就要危险了。如果民众接受的是这样的教化,那么国家就必定会被削弱。

  【姚注】

  ①作壹:专心于农战。作:劳作。壹:专一。

  ②空:音kǒng,通“孔”。

  ③要靡:平庸之人,与豪杰相对。要:音yāo,通“幺”,小。靡:细。

  【姚论】

  商鞅在《商君书·靳令》上说:“民有余粮,使民以粟出官爵,官爵必以其力,则农不怠”,我们用这句话在《商君书·垦令》中论证了“使商无得籴,农无得粜”的意思是商鞅不许农民将余粮卖给商人以换来钱财,而只能交给国家以换得爵位。在本节,我们则可用来论证“皆作壹而得官爵”中的通过农耕来获取官爵。

  《韩非子·定法》上记载:“商君之法曰:‘斩一首者爵一级,欲为官者为五十石之官;斩二首者爵二级,欲为官者为百石之官。'官爵之迁与斩首之功相称也。”意思是说:“商君的法令规定:‘斩获敌人一个甲首(穿铠甲的小军官),升爵一级,想做官的给年俸五十石的官职;斩获敌人两个甲首,升爵两级,想做官的给年俸一百石的官职。’官职的升迁与斩首的军功是相称的。”由此我们可以论证“皆作壹而得官爵”中的通过作战来获取官爵。

  不过,韩非子引用这段“商君之法”是为了批评商君的,他继续写道:“今有法曰:‘斩首者令为医、匠。'则屋不成而病不已。夫匠者手巧也,而医者齐药也,而以斩首之功为之,则不当其能。今治官者,智能也;今斩首者,勇力之所加也。以勇力之所加而治者智能之官,是以斩首之功为医、匠也。”意思是说:“如果现在的法令规定:‘让有斩首军功的人去做医生或者工匠’,那么就既盖不成房屋也医不好疾病了。工匠,是手艺灵巧的;医生,是调配药物的。如果用斩首之功来让他们做这些事,那就会与他们的才能不适应。做官,靠的是智慧和才能;斩首,靠的是勇敢和力气。让有勇敢和力气的人去担任需要智慧和才能的官职,就像是用有斩首之功的人去担任医生和工匠一样。”因此,韩非子认为商鞅之法是并不完善的(“未尽善也”)

  姚尧以为,韩非子对于商鞅的这段批判是很有道理的,盖组织的构成大体可分为基层、中层和高层,每个阶层需要的能力和激励都是不一样的。就能力而言,基层需要的是勤奋实干,中层需要的是沟通应变,高层需要的是高瞻远瞩。越是在基层,需要掌握的技能就越单一,且主要是以体力为主。越是通向高层,需要掌握的技能就越复杂,且主要是以智力为主。就激励而言,在基层只需要金钱就足够了,可是到了中层,金钱的激励效果就会相应减退。再到高层,仅靠金钱的激励效果是极其有限的。视财如命的高层固然也有,但那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当基本的衣食住行得到充分满足后,人们更高层次的需求也会呈现多样化,有些人想要的是锦衣玉食,有些人想要的是美色歌舞,有些人想要的是字画古玩,有些人想要的是骏马宝剑,有些人想要的是大权独揽,有些人想要的是千古流芳,如此不一而足。因此,在对基层进行激励时,只需要简单粗暴诱以重金厚利,可是在对中高层进行激励时,就必须探求到其更深层的渴望,进而施之以更加有针对性的个性化激励方案。纵观整本《商君书》,商鞅都是在强调如何让基层勤奋实干,这也确实是打下了秦国富国强兵的基础。可是,商鞅却很少讨论如何培养中层的沟通应变和高层的高瞻远瞩,更未曾讨论君主应该如何统御这样的中层和高层,甚至还偏激地将他们的智慧和才能一律视为祸乱的根源而予以防范打压。因此,自秦孝公之后的历代名相,虽然为秦国的开疆拓土立下卓越功勋,但结局都不太好。从秦孝公时的商鞅,到秦惠文王时的张仪,到秦昭襄王时的魏冉、范雎,到秦始皇时的吕不韦、昌平君和李斯,他们有的是客死他乡,有的是抑郁而终,更有的是身首异处。虽说中国自古皆有兔死狗烹的传统,但生荣死哀的名相亦不再少数,秦穆公时的百里奚就是明证。可是秦国自孝公之后的历代名相竟然没有一个是能在秦国善终的,这与商君之法太过刚性单一,而缺乏怀柔变化的统御之术当不无关系。

  【原文】善为国者,仓廪虽满,不偷于农;国大、民众,不淫于言。则民朴壹。民朴壹,则官爵不可巧而取也。不可巧取,则奸不生。奸不生,则主不惑。今境内之民及处官爵者,见朝廷之可以巧言辩说取官爵也,故官爵不可得而常也。是故进则曲主,退则虑私,所以实其私,然则下卖权矣。夫曲主虑私,非国利也,而为之者,以其爵禄也;下卖权,非忠臣也,而为之者,以末货也。然则下官之冀迁者皆曰①:“多货,则上官可得而欲也。”曰:“我不以货事上而求迁者,则如以狸饵鼠尔,必不冀矣;若以情事上而求迁者,则如引诸绝绳而求乘枉木也②,愈不冀矣。二者不可以得迁,则我焉得无下动众取货以事上而以求迁乎?”百姓曰:“我疾农,先实公仓,收余以食亲;为上忘生而战,以尊主安国也。仓虚,主卑,家贫。然则不如索官。”亲戚交游,合,则更虑矣。豪杰务学《诗》、《书》,随从外权;要靡事商贾,为技艺,皆以避农战。民以此为教,则粟焉得无少,而兵焉得无弱也?

  【白话】善于治理国家的君主,即便粮库堆满,也不在农事上懈怠;即便国土广大,人口众多,也不让空洞的言论泛滥,这样民众就会朴实专一。民众朴实专一,那么官爵就不能机巧而获取。不能靠机巧获取官爵,那么奸猾的人就不会产生。奸猾的人不产生,那么君主就不会被迷惑。现在境内的民众以及那些已有官爵之人,看见在朝廷上是可以通过花言巧语和诡辩议论来获取官爵的,所以就不会通过正常的途经来获取官爵。于是,这些人上朝便曲意逢迎君主,下朝便图谋满足私欲。这样一来,他们就会为了自己的私利,在下面兜售权位。曲意逢迎君主,图谋满足私欲,是无助于国家利益的,而他们之所以还要这样做,是为了能够获取爵禄。在下面兜售权位,这不是忠臣的行径,而他们之所以还要这样做,是为了能够追求财货。这样一来,下面想要升迁的官员就都会说:“只要多花钱,就能够获取想要的高官。”又道:“如果我不用钱来侍奉上级以谋求升迁,那就会像是用猫做诱饵来引老鼠上钩一样,必定不会有成功的希望。如果我只是将实际情况呈报给上级,以此来谋求升迁的机会,那就会像是用已经断了的墨绳来矫正弯曲的木材,更加没有希望了。”既然以上两者都无法获得升迁,那我又怎能不到下面去奴役民众、搜刮财货,以此来侍奉上级而求取升迁呢?”百姓们道:“我积极务农,先填满国家的粮仓,剩下的收集起来供养亲人,为了君主舍生忘死地作战,以求得君主尊贵而国家安定。可现在粮仓空虚,国君卑微,家庭贫穷,那我还不如去谋求个官做。”亲戚朋友交游聚会时,将达成一致共识,改变过去专心农战的想法。因此,那些豪杰之士专心研习《诗经》《尚书》,追随国外的权贵,平庸之人就去经商,从事手工业,都想着通过各种方式来逃避农战。如果民众接受的是这样的教化,那么国库的粮食怎么能不减少,而军队的实力又怎么能不被削弱呢?

  【姚注】

  ①冀:希望。迁:升迁。

  ②绳:墨绳、准绳,古时用来取直的工具。乘:音shéng,通“绳”,此处为动词,意魏“使……变直”。枉:弯曲。

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9-1-19 13:07 , Processed in 0.14221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2 © 2011-2017 china-dinosaurpark.com 广告QQ: 30374579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