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93|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巨龙:远见-铁腕-卓越,再谈供给侧改革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纲要

  这个系列文章挺长,我打算写成上中下三个部分。这一篇,我写的是纲要。纲要都能单独成文,可见这个题目挺大。

  2018年是逆全球化甚嚣尘上的一年,并且全球局势急剧动荡。中美毛衣战成为全世界注目的焦点。而年终盘点,中国进出口贸易竟然逆势增长,和美国的贸易顺差还增加了很多。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不说风景这边独好,至少在一个动荡的时代,这份淡定和从容,就已经是赢家的气度了。

  这个世界上的胜利,从来都不是无代价的。时间回溯三年以前,供给侧改革的概念刚提出来,此后一直在稳步推进。不过,在互联网的碎片化时代,人们关注的焦点都是眼前的热点事件,这个供给侧改革的概念,并没有长期的收获大家的眼球。

  回过头去看,一项改革措施是否伟大,我认为有三个指标,第一是预见性,跑在对手之前,跑在危机恶化之前。第二是艰巨性,配得上伟大两个字的事,从来没有容易的。第三就是改革成就,改革的红利甚至可以造福整整一代人。

  上篇扭曲的价值链和内卷的危险

  —— 2015年的股灾,随后持续外逃的资本。

  —— 扭曲的产业价值链,劳动者看不到安居希望,资本、房地产权贵和互联网得意洋洋地收割韭菜。还顺便帮着美国人挖中国的家底。

  —— 传统实业效益跌到了谷底,大家在泥潭里厮杀。一吨钢铁的利润不如一棵白菜,而造成的污染让中国北方的冬天雾霾重重。

  —— 世界工厂,也是全球“苦力”,以手机行业为例,三星和苹果的利润超过行业的百分之百(部分亏损企业是负利润……)

  —— 地方债务和各种债务沉重,“债务驱动”已经到了尽头。

  —— 各行各业的红海厮杀,演变成了“囚徒困境”。而权贵资本和美元资本代表的房地产和互联网,价格畸形地高。

  中篇铁腕改革下的价值链重塑

  —— 出清无效产能,部分产业重归大数据下的“计划经济”。

  —— 巨额资金投入新产业和科技。5G、芯片、新能源、航天航空、军工等等。

  —— 清理畸形发展的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外逃、洗钱和明星偷漏税。

  —— 重塑价值链,更多的价值回报创造价值的人。买办资本,逐渐在中国失去光环。

  —— 反腐、扫黑除恶清除某些势力。清理附着的寄生虫,斩断插在中国肌体上的吸血管。

  下篇  集约发展的新建设时代

  —— 众多大行业(钢铁、水泥、基建)效益提升明显。国进民退实现了有效的“计划”管理。财政收入稳住了。

  —— 房价出现了软着陆的姿态,涨不动成为主要的现象。随着新一线城市的崛起,北京-上海的人口出现了逆势下降。

  —— 纯资本收益,互联网收益(美元流量收益),开始不那么吃香。

  —— 买办资本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舆论界开始鄙视买办力量。而中国资本,在国际上开始获得地位。

  —— 产业升级,新产业看到了黎明的曙光。而且把国外的众多对手拉到泥潭里。

  —— 高科技投入的成效,正在迅速开花结果。各种新科技装备井喷出现。

  —— 一带一路逐渐进入回报期。越来越多的国家看到“样板工程”的成功,都想加入进来。而且很多的中国“好东西”进入一带一路,替代美国和西方的影响。

  —— 2019年重新进入一个新的大建设时代,但不再是低水平重复。出手的都是高大上的东西,高铁、雄安(新型未来城市)、芯片、5G、北斗以及产业链、先进军工产业……高投入,高效益,先进产能。

  ……

  总结:改革有剧烈的阵痛(很多原来日子过得很好的行业,感受到了寒冬),但是经过三年的去除腐肉,再长新肌,中国正在实现价值链再造。

  如果放在一个国际的对比之下看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实际上这一场改革,是和时间赛跑,美国也在进行类似的改革(重振实业),印度也在进行(Make in India,印度制造)。而在一个变革时代,谁的执行力最强,谁的变革最彻底,谁就能赢得主动。恐怕看到中国改革成效,仍旧困于政府关门中的特朗普,要发出这样的感慨:“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放在中国的古代进行对比,这更像是在战国时代。实际上战国时期,各大国都进行了变法,唯有秦国的商鞅变法最坚决最彻底,最有成效地重塑了价值链(打破贵族利益,奖励耕战)。到头来六国军队(类似于美国发动的乌合之众)联合到函谷关来,照样是逡巡而不敢进……

更多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21:22 | 只看该作者
远见-铁腕-成就,再谈供给侧改革(上)

  这些年,一直在热传一个红海-蓝海的概念,摘要如下:

  “现存的市场由两种海洋所组成:即红海和蓝海。红海代表现今存在的所有产业,也就是我们已知的市场空间;蓝海则代表当今还不存在的产业,这就是未知的市场空间。”在红海中,每个产业的界限和竞争规则为人们所知。随着市场空间越来越拥挤,利润和增长的前途也就越来越黯淡,各竞争者已经打的头破血流,残酷的竞争也让红海变得越发鲜血淋漓。与之相对的是,蓝海代表着亟待开发的市场空间,代表着创造新需求,代表着高利润增长的机会。(词条的解释来自互联网。果然又是海洋概念,世间哪里有什么鲜血淋漓的海洋?)

  其实不用这么复杂的解释,就是低水平重复恶性竞争 VS 创新获得高利润。类似的概念其实层出不穷,比如所谓的夕阳产业-朝阳产业,比如说旧经济-新经济。更高大上一点的词汇,就是粗放式发展和集约型发展。

  英美国家以及他们重点关注的互联网相关行业,掌握的话语权最多。因此IT产业、互联网、电商、金融服务什么的,通通被包装成朝阳产业,其他的成熟传统行业,基本被划分到夕阳产业的阵营。

  现在的全球经济已经高度金融化(或者说债务化),资本的流向塑造了产业的形态。因此只要哪个行业讲的故事动听,传播的途径广,哪个行业就会在资本市场获得青睐,获得资本源源不断的支持,就能招徕一流的人才搞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 如果吹的牛实现了,那就继续吹更大的牛,捞更多的钱;如果牛皮吹破了,大不了就是说风险投资,换个领域继续吹。

  互联网从1990年代开始民用化,和整个大IT产业,一直被鼓吹为前途无限的蓝海,归根结底,还是行业本身 + 美元资本 + 美国话语权塑造的神话。

  实际上,互联网和传统产业之间,价值链是被高度扭曲了 —— 新经济没有那么高大上,老经济也没有那么不堪。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互联网和IT领域,很多是轻资产公司,而且更容易实现绝对的头部垄断,龙头的企业更容易获得高利润,所以资本市场更容易讲故事。在传统行业特别是制造业,由于竞争激烈,而且是重资产的属性,并不容易退出市场,产能过剩就会陷入恶性竞争。

  在2008年之后,中国通过4万亿投资,进行了大举的经济扩张,一方面是基础设施的巨大飞跃,另一方面也制造了巨大的产能过剩,这其中有很多重复建设的产能,而且在“大干快上”的背景之下,很多新建设的产能,污染极重。——如果追溯一下北方的雾霾,2008年之后那几年是特别严重,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北京,现在的雾霾明显就轻很多了。

  到了2015年前后,产能过剩 + 债务经济 + 恶性竞争 + 价值链扭曲各种负面的东西,开始集中发酵。最极端的例子,一顿钢材的利润还不如卖一颗大白菜,但是制造的污染,以及需要治理的成本,要远远超过他创造的利润。

  但是这些传统行业几乎都陷身在“囚徒困境” —— 主动压缩产能,对手就会趁机占领,最终是自己退出;不压缩产能,只能拼价格战,更没有资金搞环保,没有财力投入搞新产品研发,也差不多等于等死。

  对整个国家来讲,产能过剩和产能紧缺是同时存在,一方面传统的普通制造业产能过剩,另一方面芯片、新材料、高端装备,很多东西都无法国产,需要大量从国外进口。—— 如果中国长期保持这种状态,实际上就是典型的“中等收入陷阱”。

  传统的市场原教旨主义,也就是所谓的“大市场,小政府”,就是政府不该干预市场经济的运行。让这些产业厮杀去,最终优胜劣汰,“剩者为王”。谁最后活下来,谁最后就是王者。问题在于,市场经济学说,本身也是扭曲的,地方政府宁肯想方设法用贷款养着,也不愿意让本地的企业倒闭,这关系到GDP和就业,劣质企业更不想退出历史舞台,这关系到很多利益。

  实体经济不振,大家就只好去炒楼炒股,搞庞氏骗局,搞理财。2014到2015年,中国股市的“金融创新”引进了很多新的概念,包括场外配资、杠杆、股指期货等等,以前基本只有大家做多才赚钱,这些东西引进以后,不管涨跌,都有人能赚到钱。 —— 这强化了A股的赌博性质。

  2015年开始,股灾爆发。而且各种救市措施,都显得非常无力。几年以后的反腐调查表明,实际上我们的金融系统,已经被渗透得跟筛子差不多。

  实际上,中国经济当时面临一个相当凶险的时刻。如果大家看过我2016年的世界500强分析,实际上2015年,全球500强企业整体来了一个跌停板。销售额和利润组合都下降超过10%。

  更不要说,就产业价值链来说,在这个时代是高度扭曲的,劳动者看不到安居希望,实业家都觉得做事情远不如炒房,资本、房地产权贵、以及互联网得意洋洋地收割着全国韭菜,一边还顺便帮着美国人挖中国的家底(外汇储备严重缩水,几大公司转移外汇出去)。此时,中国的确是世界工厂,但是也是全球化时代的“苦力”,以手机行业为例,三星和苹果的利润超过行业的百分之百,因为中国有很多亏损的手机企业,利润数字是负。

  美元资本市场不仅扭曲了中国实业的价值链,还把“奶头乐”搞到了登峰造极。明星的收入(实际上是洗钱),也达到了极度扭曲和变态的地步。一部电视剧,甚至70%以上的成本,就是用来请一个两个流量明星。

  如果不能主动进行产业链调整,不能进行价值链重塑。那么中国的实体企业将会在互相厮杀中,伤痕累累,最后西方资本可以用极低价格收割。本质上和制造金融危机的原理差不多 —— 只不过以市场经济的名义,让你自己的企业搞“内战”互相厮杀而已。

  打个比方讲,比如说水泥行业的几家上市公司。因为大量的小水泥厂的存在,这些小水泥厂不需要考虑污染治理问题,因此价格会打得很低。而大型先进产能的水泥厂,不得不应对这种价格战。最终大家都在零利润泥潭里挣扎,经过几年的时间,这些大型水泥厂在金融市场上的资产价值就会变得很低,金融资本只需要很小的代价,就可以在二级市场买入。

  无论是钢铁产业、石化产业,还有很多的传统产业,其中有很多央企或者地方国企,如果始终陷入在这种价值链里,最终的结果就是劣币淘汰良币。惨烈厮杀以后,最后是金融资本家接管一切。

  更不要说,无论是产业升级、科研研发、国防建设或者基础设施建设,都需要巨额的财政支持。央企国企不赚钱,那么这些事情只能延后,或者放弃。这意味着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将会被全球金融资本家恶狠狠的压缩在地狱里自相残杀。“中等收入陷阱”就成为宿命。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有一个“珍珑局”,珍珑棋局中劫中有劫,既有共活,又有长生,或反扑或收气,花五聚六,复杂无比。多少年以来,根本没有人能够解开,原因是因为珍珑棋局太过复杂。解棋局的过程,往往会反应下棋的人的性格和下棋的人的命运。无论是一心复国的慕容博、邪路巨恶的段延庆、博爱书生段誉,最后都深陷其中……

  解开这个局面的是小和尚虚竹,闭目落子杀了自己一块白棋后,局面顿呈开朗,白棋已有回旋余地,不再像以前那样缚手缚脚,顾此失彼,启动了一个全新的局面。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有舍才有得。

  某位是下围棋高手,深通棋理,更懂取舍之道。面对如此复杂局面,果然是下得一手好棋。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症结,也拿出了对症下药的方案 —— 供给侧改革。

  供给侧改革有五句话,概括了整个改革的核心思想:

  —— 去库存,特别是通过棚改货币化,等于给地方一大笔钱,把原来的存量房地产消化掉。

  —— 去产能,去掉一些无效产能,低效产能和高污染产能。清理一些“僵尸企业”。

  —— 降成本,通过科技进步以及财税改革,降低企业的负担。想方设法逐步降低大城市的成本(未来几年会见到成效),振兴内需。

  —— 去杠杆,逐渐剥离“债务经济”,特别是高成本的债务驱动。

  —— 补短板,更多资金投入芯片、新能源、新材料、军事装备、航空航天、扶贫、先进基础设施等等,加大科技投入,形成进口替代,甚至是全球引领。

  理想是美好的,但是现实任务也是很艰巨。光是去产能,由此带来的大面积失业怎么办?地方政府并没有意愿去产能,这关系到GDP和考核,地方“软抵制”怎么办?还有舆论,被损害的既得利益者(特别是债务经济受益者),也会发出很多不善的声音。

  改革需要铁腕……(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9-1-20 01:49 , Processed in 0.20248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2 © 2011-2017 china-dinosaurpark.com 广告QQ: 30374579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