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30|回复: 2

卡夫卡很忙:从昭和到平成,废宅是怎样炼成的

[复制链接]
大参考
楼主
QQ登录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从昭和到平成,废宅是怎样炼成的(一)

  这几天令和两个字成为热点,从今年五一起,德仁即天皇位,年号令和,属于平成废宅们的日子不多了,毕竟都是食草系的低欲望一代,废宅们表示很淡定。

  在微博上大家都在那里猜测,昭和男儿,平成废宅,接下来是不是令和伪娘呢?

  毕竟在令和年号公布后,艺人们很快的就上传了年号之歌,歌者画着大浓妆,MV里一片粉红,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各种娘气袭人。
  我这几天看了有些比较愤青的自媒体写到,从令和开始没有从中国古籍里找年号,右翼分子又打算搞点事情了。

  事情要人来搞,凭谁?平成废宅们?

  之前太平洋战争70周年纪念,日本电视台在街头采访民众,提问,你们愿意为国家死吗?

  老百姓们一水的回答,不愿意,而年轻人则这样说。
  这是普通老百姓的态度,日本军人并没有好太多,在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后,时任日本首相的菅直人立即要求自卫队出动直升机参加福岛核电厂的灭火工作,然而简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日本自卫队竟拒绝了首相的要求,理由还有理有据:因为这会使自卫队队员受到严重辐射污染的危险。最后连驻日美军都看不过去了,组织参与救援。不过,努力救援的美军士兵们有不少遭受了辐射的伤害,但既然是军人就要有一点牺牲精神吧。

  不管各种日吹,日精们怎么来编造各种日本了不起的神话,但其国民之废在事实面前。

  你可以说一个国家有精英,有中产,也有底层废柴,但应当充当国家守护神的军人们都摆出这种贪生怕死的态度,平成废柴难道只是少数现象?

  常有人喜欢拿中日两国做对比,日本低欲望社会和中国的佛系青年,日本的少子化和中国的生育率下滑。很多人试图用数字来证明,日本之今日,就是中国之明日,以后中国也会有废柴一代。

  3月30日的四川凉山大火,30名消防人员牺牲。再往前,2015年8 .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里,消防、公安人员牺牲百余名,现场可能比福岛更危险,很多年轻的消防战士不到20岁,并没有一个人因为害怕危险而退缩。

  我不想多比较什么,再怎么吹上天的日本所谓国民精神,在事实面前不堪一击。

  回想上个世纪的军国主义时代,日本兵虽然野蛮凶残,但神风敢死队总归是有豁出命的勇气的,从昭和到平成,如果以1921年裕仁摄政开始算起来,将近一个世纪的发展,日本就已经成为今天这个废样,其中难道只是因为经济发达了?
  上图是一张日本自卫队征兵的广告,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官方都已经默认只能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诱骗废宅们入伍了,被骗来的人你以为都是哪一路货色,又会用怎样的精神来守护国民?

  壹

  昭和时代其实严格起应该从1921年算起,大正天皇因为不服管教,所以被元老大臣们一直裁定为神经病,于是被迫隐退,由太子裕仁摄政。

  从镰仓幕府时代起,天皇就已经成为被高高挂起的傀儡了。关白或者是幕府将军摄政,然后,将军们又被家老们玩弄于鼓掌之上。

  一千多年换来换去,换汤不换药,傀儡们该怪谁呢?只能怪该死的封建制度,日本还是非常纯粹的嫡长子继承制,只要家族经营的好,就有办法一点点的逆袭,最后上面的大佬们一无所有,只好听命与下面的臣僚。

  所以我们在看日本文艺作品的时候,森严的等级制度和常态化的下克上总是豪不违和的交织在一起,说白了,无非是一种小人心态在作祟,没有实力的时候,他就是最虔诚的奴才,一旦手中有了权力,就要翻身把旧日的主人打得稀巴烂。

  明治维新是从四强藩联合起来,打败了腐朽的德川幕府开始的。

  当时需要号召人心的吉祥物,明治天皇于是被奉还大政,带领日本开始搞改革。

  其实,中央的势力掌握在四强藩手中,地方上的势力也不可能完全清扫干净。大家在民主的框架下要搞均衡,那么这就需要天皇来作最终裁决人,如果手段高明的话,傀儡也会变成拉线的人,手段太差的话,元老们会很快将你变成精神病人。

  摄政的裕仁本来是个爱搞学术研究的理工男,一旦看穿了所谓民主政党政治的本质,出于保命的要求,必须要整出自己的势力,那么他能怎么办呢?
  明治时代日本打了两次赌国运的大仗,分别是日清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两次日本人都侥幸赢了。

  在民众看来,本来自己如此羸弱,在天皇带领下,竟然能接连战胜大清和沙皇俄国,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万世一系的天皇于是就有了全国强大的民意来做权力的后盾,大正不太懂得权力平衡的奥秘,非要跑去玩亲民的一套。裕仁把千年来傀儡祖先们的腹语神功,和现代厚黑学练得滚瓜烂熟。

  裕仁青年时代就游历了欧洲,并广泛的开始接触中下层军官,他如此高贵,又如此平易近人,甚至打破了皇室的惯例,迎娶了出身平民的妻子,这让那些出身低微的中下级军官们感动得无法自拔。

  明治时代的两次国运之战虽然胜利,但日俄战争显然是让这个靠投机取巧的国家陷入到危机中。战争里死伤38万人,军费花了17亿日元,最后跟日本惨胜,也没捞到什么战争赔款,就匆匆的结束了战争。

  但是军费一半是在伦敦发的战争债券,这个是高利贷,必须要还的。

  日本民众忍受着高赋税的盘剥,日子非常艰难。

  一战之后,沙皇俄国闹起了十月革命,苏联成立了。

  日本农民负担之深重,日本社会底层之贫困,都让一些接受教育的社会底层人士满怀怨恨,共产主义思潮开始流传,这让所谓的上层人士们心惊胆战。

  他们一方面镇压所谓的赤潮,另一方面加强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教育。

  我暗黑的想,其中挑唆老百姓神化天皇,把矛头对准军阀、统制派和贵族们,大家都把天皇当做了救星。

  下层军官里由此出现了一个影响非常强大的派系“皇道派”,口号是尊皇除奸,认为日本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无非就是坏人们架空了天皇,为所欲为。可怜的年轻人啊,仇恨搞错了方向。

  中国古代,农名起义次数数不胜数,而日本连个农民起义都没有,并非日本农民天生贱格,喜欢被欺凌,只不过是日本从来都是传统封建分封的小社会,武士们阶层数量巨大,天天盯着领地呢,以至于发动起来变得非常困难,只有像本能寺这种宗教组织,能靠着信仰积攒足够的武力对抗政府,其他的,一有苗头就会被掐死。

  昭和时代的军国主义把青年们聚拢起来了,我们读过一本书叫《乌合之众》,群体里容易狂热,分散起来就是弱鸡的个体了。

  千年没有过的农民运动,最后在军队里搞得非常活跃,既然有皇道派这个政治诉求,那么与之对应的就有传统既得利益者的统制派。

  这有点像宋朝皇帝喜欢搞得异相制衡,皇道派、统制派彼此仇视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致性向天皇献媚,宣扬大和魂,搞举国洗脑的军国主义。

  毕竟是有千年傀儡传承的,昭和不动声色的掌握了实权,又用内大臣如木户幸一之流的作为对外操控朝政的工具,平时深入简出,俨然世外高人。

  日本左派革命分子北一辉在皇道派里被视为精神领袖,他们有感于当时社会的腐败,政治的黑暗,于是发动了著名的二二六事件,试图改变社会,其中行动高唱的《昭和维新之歌》在中国网友里一度还变成了热门话题。

  其实核心内容不过反贪官不反皇帝,但是贪官和热血义士们不过是天皇的两幅白手套,分开场合来用罢了。

  最后二二六被镇压了,国内的火药桶也点燃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祸水东引,让他们出去打仗,总好过再闹起义。

  1937年,全面侵华战争开始,军国主义在成建制的军队里洗脑再洗脑,洗到最后,昭和傻瓜们脑子里除了热血啥都没有了,像一群野兽一样,在中国大地上处处造孽。

  有两本很有名的书《东史郎日记》和《曾根一夫的回忆录》,特别是后者,有很详细的心里描写,讲到了一个淳朴纯真的青年如何变成嗜血的杀人怪物的过程。

  个体的胆怯和懦弱,被席卷到群体的狂热里,在恐惧的刺激下,集体兽化。

  所以这里有个特别有意思的结论,就是越是个体懦弱,心智不健全,越容易被所谓的集体军国主义精神洗脑,反而是其中的有信仰的共产主义者,都能坚持自我,最后许多都向八路军投诚,做一个全新的人。

  其实这种弱逼在军国主义时代的表现,在现代赌场里很常见,因为意志力不强,拒绝不了赌博的诱惑,输到眼红,输到一无所有,反过来就会用更凶残的方式来反击让他远离赌博的一切力量,这是男子气概吗?

  不,这是弱者的走投无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更多
沙发
收藏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贰

  哪里有什么昭和男儿,所谓男儿气概更多是被逼无奈。

  据说美国人占领日本以后,对日本蜜汁性格大为不解,他们认为日本人是矛盾的共同体,许多直接对立的性格在这个民族里共存,美国人写了本书《菊与刀》,试图用美国人的理解来定义日本的民族性格。

  其实美国人不懂几千年的世卿世禄,阶级固化才是如今日本人人格分裂的原因。

  从镰仓时代,武士们就开始用分封制实际控制了这个国家。

  日本是如此的贫瘠,即便是武士也不能像中国乡村地主那样过惬意的生活,他要加倍的凶残,才能从农民的口里划拉更多粮食来维持生计,武士家族从来是立贤不立长,所谓的贤,就是更会剥削农民,打击敌对势力。

  在上层上,是鼓励兽性的血统沿袭。

  而农民呢?中国的农民,一旦你要他大面积的饿肚子,吃不饱,那就要爆发农民起义,高叫着王侯将相宁有种,把王朝砸个稀巴烂。

  日本的农民没有那个胆量,他们已经像奴隶一样被圈养在武士们的领地里,七成的收益上缴了,靠着隐忍勉强苟活下来。

  他们一旦表现出叛逆的一面,就会遭殃,祖祖辈辈,最本分的那个才能长久的活下来,懦弱在血脉里流传。

  日本从来没有进行过一场深入人心的无产阶级革命,所以,几千年来的印记也就没办法通过思想改造来予以扭转。

  一旦到了现代社会,搞了全民教育,废除了贵族,但深藏在血液里的印记,依然还在。

  当然,这对统治阶级来说,真是好事,从前是驯服的农民,现在进化成社畜。

  上图是一则新闻,日本一企业社长将员工的脸按到火锅里取乐,受害者脸被烫的惨不忍睹。

  这要是在中国那是不能想的事,当事人只怕当时就会奋起反击。因为我们几千年的文化里,都有把人当人的传统,这种畜生才能做得出的事,即便是在封建王朝里,都会被非议。

  而21世纪的日本居然有这种事情发生,可以说是非常令人吃惊了。

  这也是我说的二元日本的一个案例。

  上位者自诩为精英,他们有所谓的精英行事准则,他们是一种生物。而庶民们则是另一类生物。当然,战后日本大变革,下层人士也有一些突破血统的桎梏,进入上层社会,但他们立刻就接受了所谓的上位者文化,有些表现的倒比原来的主子更凶残呢。

  但是啊,这个世界上,所谓的上层圈子,人数永远不会太多,大多数都是下面的普通人。

  在日本经历了30年的平成大衰退以后,上层社会的管束力大不如前了。比如说昭和时代,先有军国主义管着,后来大搞经济建设,有终身雇佣的会社管着,在大集体里,懦弱只能隐藏起来,因为会被耻笑,强装出一身的男子气概。

  到泡沫经济破裂,会社大量破产,剩下的,也很少录用正式员工,都搞派遣制。

  本身派遣工已经算是综合能力、出身都比较低的人,一旦没有了管束,没有社团强逼着表现出所谓的男儿气概,他们就彻底放松自我。

  流传了几千年的弱鸡性格终于毫无掩饰的爆发了。

  恩,这种在烂泥里打滚的感觉真好真轻松,于是食草低欲望像瘟疫一样从废柴们身上传递到整个社会里。

  欢迎来放松!

  叁

  战后日本虽然经过美军的民主大改造,但几千年的精英治国传统已经深入老百姓的灵魂里。

  国家靠精英,跪地递上小皮鞭,请奴役吧。(这就是日本SM文化的根源啊)

  可是国家的精英们,一开始就把车开错道路了,向前速度越快,离目的地越远。

  日本人非常擅长学习,在唐朝的时候,派了大量的遣唐使到中国来COPY一切能COPY的,明治维新以前,日本人都用汉字作为官方的正式文字,所谓的日本文字片假名、平假名,就是把汉字大卸八块凑成的四不像。最初日本人管汉字叫男文字,假名文字叫女文字。

  到后来,黑船事件以后,日本才发现自己如此落后,于是精英们开始推动脱亚入欧,甚至打算用混血的方式,改善日本人种。

  《明治维新的国度》里写道:脱亚入欧的明治時代,日本人与西洋人之间的通婚成为时髦的事。

  可见即便是在日本所谓的精英阶层里,骨子里都是抹不掉的自卑,从前跪舔唐人、宋人,现在是西洋人,为什么不正视自己是啥人呢?

  当然,日本人的混血大计最终失败了,但整个社会对于混血儿(跟白种人混)的追捧一直到现在都有,热血漫画主角们都顶着五颜六色的头发,一看就不是纯种日本人。

  所以你看,所谓的日本的精英人物就是这个德性。

  所以现在天天吵着闹着要搞的,所谓让日本国家正常化,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罢了,几千年来,这个国家从来没有想过独立自主的走一条自己该走的路,即便是精英,也是奴才思想。

  当然,奴才们的目标不是当奴才,而是当上主人,可惜西方主人太过于凶恶,第一次看到恶奴捣乱,扔了两颗原子弹,从军事上把日本砸的稀巴烂,第二次,他们又从经济上站起来了,主子扔了一个泡沫经济过来,从经济上再次砸了个稀巴烂。

  写了本日本可以说不的书,被教育的不敢说不。

  既然精英们从肉体到精神上都已经完全被控制住了,那么这个国家还能剩下些什么呢?大家彼此见面,一本正经的共商国是,也不过是一场木偶奇遇记。

  奴才们一次次的站起来,一次次的被按下去,然后他们再按下面一层的奴才。既然上层的奴才都已经认命了,那么所谓民族独立自主之类的话,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罢了,结果不过是怎样控制下一层的奴才们,好让自己精英奴才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如果孩子喜欢哭闹,那就给它一个奶头,断离舍,低欲望,逃避虽然可耻但很有用,你是世界上唯一的花,拿去吧,含着,就天下太平了。

  肆

  据说日俄战争的功臣,日本海军的骄傲,乡平八郎身上带了一块“一生伏首拜阳明”的牌子。

  王阳明学说大肆流传的时候,大明王朝因此受到荼毒,东林党人率性而为,坚决不交商业税,富得流油的江南地主们最后被八旗一锅端了。

  我这里不是说王阳明不好,但心学就像金庸小说里的乾坤大挪移,是需要自己先有绝世内功,才能用此法门,一旦自己修为不到,强硬去学了,走火入魔那是妥妥的。

  心学里的核心“致良知、知行合一、我心光明”这对于一个道德高尚,智力卓越的人来说,没有错,遵循自己的本心。但对于修为没到那一步的人来说,没有足够的道德约束,没有足够的智力理解,懵懵懂懂学了心学,便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于是开始率性而为。

  他们永远看不到自己的不足,既然自己想法到了,那就做去吧,在国家就叫赌国运,在个人就叫兽性大发的率真。

  这种走火入魔的气质表现为对于一切罪恶没有罪恶感。

  当初轰动日本的本村弥生杀人案就是这一特质的表现。

  杀人者福田孝行用残忍的手段奸杀了本村弥生,连11个月的婴儿都没有放过,在狱中看守期间,他给友人的信中这样写:

  “不过就是一只公狗走在路上,碰巧遇到一只可爱的母狗,公狗自然而然的就骑上去了……这样也有罪吗!?”

  有人说,以上这个杀人者是偏激的个案,但是,如果我们看看当年策动南京大屠杀的日本皇族朝香宫鸠彦王,他因为是皇族,最终逃脱了审判,最后脱离皇籍,活到94岁才死的。

  一个人造下了如此大的杀孽,最后好不愧疚的活到高寿死去,你说,这种人跟上面案例里的最福田孝行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杀人多少,地位高低罢了。

  我以为,所谓的日本精英阶层就是被到处乱抄,学不正宗的各种思想加上自身禽兽本能混杂在一起的偏执狂们。

  这种社会里,上层人士用兽性来奴役下层人士的懦弱。人人都觉得理所当然,人人心安理得。

  因为大家都那么心安理得,所以精英们渐渐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一再投机。明治维新之后的两场大战投机胜利了,二战投机失败了,战后再投机,又赢了经济,最后泡沫经济里,全民唯心大投机的巅峰到来了,谁料到再次投机失败,你以为他们会消停吗?不会的,他们还会投机的。

  (送上我的童年记忆,燃烧吧小宇宙)

  然而心学的弱点是过于着眼于自我,对世界,对事物没有一个客观的,整体的认识。东方大国的唯物主义主张,他们不学,总想用所谓的精神来代替本源上的败退。

  恩,你们在发展,可是我有工匠精神啊,米饭仙人,寿司之神,不信来试试?

  精英们顾左右而言他,仿佛只要嘴巴上不承认,就真的还能赢。
板凳
腾讯微博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4:40 | 只看该作者
  伍

  最开始,美国大兵占领日本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工业化。

  日本的大财阀们主导的工业体系,当然跟军国主义分子们走的很近。美国大兵们上来一顿胖揍,抓的抓,杀的杀,没死的手上也没有钱了。

  这时候大国出手救了日本。志愿军出兵朝鲜,跟美国人硬杠。

  盟军穿越整个太平洋来打架,后勤各方面跟不上,手上拿着日本刚好用来做后勤基地。

  又因为志愿军在战斗中展现了强大的战斗力和意志力,跟国民党时期的战五渣形成了鲜明对比,美国大兵不愿意拼命,又不能退出这个圈子,于是日本作为第一岛链的好狗,就派上用场了。

  此时日本社会里,左倾社会主义思潮涌动,战前马克思主义在日本大学里就已经非常受欢迎,战后日本一片疮痍,左翼人士希望发起社会主义改造,这种思潮在朝鲜战争爆发以后愈发明显。

  美国人当然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一旦日本加入社会主义阵营,那美军的全球战略岂不是泡汤?

  于是监狱里的右翼分子们派上用场了,他们大量被放出来,并在CIA的支持下,迅速成为政商界领头人。有原罪的,便于控制,日本几千年的封建思想非常顽强,日本人习惯被一层层管教,这样只要美国掌握住了上面几个大头领,下面的层层封建下去,整个社会就牢靠了。

  其中一个典型就是1957年的首相岸介信,他以甲级战犯的身份,摇身一变又当上了日本首相。

  上图是60年代日本赤军的老照片,要是没有美帝支持下的右翼分子社会大改造,今天的日本可能早就成社会主义国家了,呵呵。

  出于战略角度考虑,美帝开始支持日本经济发展,因为只有经济发展了,社会失业率下降,把人都固定在自己能影响的会社体系里,日本社会才能按照自己设想的方式来发展。

  在美帝的改造下,日本经济界形成了六大集团(有兴趣的可以自行百度),政界则是几大政治世家,比如说,现任首相安倍就是岸介信的外孙。

  大搞终身雇佣,年资排辈,这样社会结构就能迅速稳定下来,所谓的赤军刺儿头们在序列化的社会里,立刻被按成了螺丝钉。

  很好,非常完美,美国太上皇很满意,开始加大对日本的经济倾斜,日本经济发展迅速,成了给社会主义国家天天展示的样板。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社会固化的问题可能不严重,大河有水小河漫,到了80年代,日本人搭上了二次石油危机之后的顺风车,开始大举占领美国市场,当年美国外贸的逆差超过40%都是日本一家的,日本自豪的宣称自己一亿中产中流砥柱。

  可惜世界已经变了,中美修好,苏联已经出现颓势,这时候美国也不怕霓虹叛逃,于是赤裸裸的下手了,一次泡沫经济大爆裂,日本经济开始凉凉。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社会阶层固化影响力其实有限,一旦到了经济停滞甚至负增长的时候,阶层固化的恶果就开始出现了。

  终身雇佣体系下,老年人没那么快退休,企业没有增长,就没有新的用工需求。好不容易得到工作的年轻人,更加温顺听话。企业里的老员工,由于害怕职业生涯被小字辈们终结,于是开始更加搞固化的论资排辈。

  资历已经成为超越能力的存在,企业的活力丧失了。

  你要是搞创新,呵呵,知道你推翻的是哪位上位者多少年前熬夜加班做出来的经典吗?

  于是日本企业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少子化是结果,原因是制度僵化,经济低迷导致的老年化的社会管理体制。

  年轻人在老人们的管教下,唯唯诺诺,没有一点勇气和担待,老人们害怕失败,不敢搞创新,错失一次次发展的机会。

  中国企业有些矫枉过正,凡是创造性的岗位,一水的要求90后,美其名曰这样才能跟得上时代,但是从这些偏激的要求里可以看出,为啥大国在手机这些需要快速反应的消费电子行业里把日本人打的满地找牙。

  大名鼎鼎的SONY,2018年手机出货量900万台左右,还不及华为一个P20半年的出货,你说怎么算?

  陆

  日本从天皇开始,就有个传统,叫错误都是下面人的。

  日本搞军国主义,稍微有点唯物主义历史观的人一分析,都会得出罪魁祸首是裕仁天皇的结论。

  但是二战以后,天皇赖账了,跟苏大强一样,坚决认为不干自己的事,最后甲级战犯们集体过来顶缸。当然,那是美国大兵强压着,要不搞不好选出一帮中下级军官来抵罪。

  既然裕仁不承认错误,美国大兵都能放过,那么是不是只要不肯认错,就会没事呢?

  这种思维在整个社会里蔓延。

  到企业里,我们熟悉的滨中泰男铜先生,据说从1986年到1996年十年间违规搞铜期货交易让住友商社亏了40亿美元。如果是短期行为倒还有可能,长达十年违规,公司是吃干饭的吗?还是社长已经成了傀儡?说白了,不过是被拎出来的替罪羊罢了。

  经济前景堪忧,在那里做,只要你没有爬到社会顶层,稍有不谨慎就会成为各种替罪羊。

  在这种社会体系里,什么个性,创新都不要玩了,多做多错,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宁可墨守成规,吹嘘自己的工匠精神,也不要为了创新提升效率而被人针对。

  平成一代人于是变得格外的谨言慎行,凡是不敢出头,在上级面前唯唯诺诺,调转过头来又严厉的管教下属。

  你看他天天在吹工匠精神,不过是渐冻症在社会体系里蔓延。

  当然,最后到了当政者那里,他不会以为自己有什么毛病。整个社会都有问题,问题肯定在下面,下面是什么人呢?

  恩,昭和男儿之后就是你们这些不思进取的平成废宅们!

  在废宅眼中,万物皆可娘,是他们变态吗?不是的,其实这是无奈之下的自我放逐。根据统计,日本现在有接近四分之一的成年男子母胎SOLO,少数人是性格使然,但大部分人我相信都是被逼无奈,他们不沉溺于二次元,还能干啥?

  可是有谁一生下来就废?当一个社会整个结构都推动者他们往废的方向发展,那么这是社会太过于畸形还是个人不够努力。

  右翼们痛心疾首,指责国民缺乏男儿精神。

  我在第一篇里说,平成废宅之后,就是令和伪娘了。

  上小学的时候,我一个同学家里四个姐姐,娘的一塌糊涂,他们家几代单传,为了生下他,搞得家徒四壁。他不聪明,性子懦弱,越长大越娘了,恐怕这个娘态就是为了回避自己的责任吧,一个人承担起整个家族的重任在他自己觉得不可能完成,所以默默的希望自己姐姐们那么轻松,于是就越来越娘。

  日本如果不搞一场深入人心的体制改革,未来只会越来越废,在这个男权国家里,底层人士再进一步自我麻醉的话,那就能看到伪娘横行,男子们已经无力承担社会要求的男性责任了,只能自我实施催眠变成小姐姐,轻松又快乐。

  已经有一批平成伪娘袭来了,就问你怕不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分享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9-4-7 03:14 , Processed in 0.10686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大参考 X3.2 © 2011-2017 china-dinosaurpark.com 广告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