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29|回复: 0

补壹刀:诸葛亮是怎么对付“投降派”的

[复制链接]
楼主
大参考 发表于 2019-6-13 16:04:36 |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文/李小飞刀

  舌战群儒,《三国演义》里诸葛丞相最风光的场面之一。一个人一张嘴,怼得东吴一众“投降派”当场都没了言语。

  这个情节没有出现在正史《三国志》里,应该是演义作者罗贯中自己的发挥。而他显然在其中投入了许多笔墨和心血。

  实际上,赤壁之战,面对曹操大兵压境,东吴是战是和?当时“抵抗派”的代表人物——周瑜与鲁肃已经跟吴主孙权分析得很清楚了,孙权的决心都已经下得差不多了。

  为什么罗贯中还要专门安排诸葛亮跟东吴群臣辩一次?

  壹

  罗贯中有他的深意,他要着力表现诸葛亮比周瑜鲁肃高出那么一个境界的地方。

  周瑜周公瑾,不用说了,又帅又能打。鲁肃,也非常了不起,是他首先看出刘备是个枭雄,应该跟刘备联合起来对付曹操。也是他跑到武汉去找刘备,把诸葛亮请过来的。

  当时,曹操基本扫平了北方的袁绍、袁术、吕布这些大小势力,又刚刚拿下了湖北的刘表刘琮,步军、水军发展到几十万人,经济军事实力已经是全国第一了,又挟天子以令诸侯,占据了政治和道德上的高点。大部分人都觉得,曹操要拿下东吴,东吴顶不住的。

  曹操给孙权写了一封很有名的信,大意是说,我曹某人拿着帅旗往南边这么一指,大家就望风而降了。今天我约你一块打猎,顺便把刘备平了,你愿不愿意,快点答复。信里的口气非常强硬,不容拒绝,可以说是极限施压了。

  孙权看了信,跟大家一起商议怎么办,《三国志》里说,大家“皆劝权迎之”。这里的用词极其精确。“迎之”,这不是简单的投降,得迎降,得带路,得锣鼓喧天、彩旗飘飘的把曹操请过来受降。

  孙权听了肚子不舒服,起身上厕所,这个变化被鲁肃抓住了,他也起身跟了上去。他的用意很清楚,要抓主要矛盾,推动一把手下决心,只要一把手有决心,什么都好办。他就开始劝孙权抵抗,但他劝的方式很巧妙,他没有说曹操怎么怎么不行我们怎么怎么行,而是一下子点出了“投降派”一个隐秘却致命的出发点:利益。

  鲁肃说那些“投降派”跟主公你不是利益共同体啊,比如说我要投降曹操,曹操不会为难我,他还得把我送回去,安排我做个清闲的小官,有车坐,有秘书,将来慢慢往上升,还能做市长省长。主公你想想你要投降了,你能像我这样吗?

  这个分析很到位,点出了从三国到后世许多“投降派”共同的盘算:投降对个人有好处。孙权听了很认可,鲁肃也觉得很管用,所以诸葛亮一到东吴,鲁肃就嘱咐他说,别人不要管,你赶紧见我家主公。

  但是诸葛亮没有这样做,他选择了先跟东吴群臣见一见,他的考虑比鲁肃深:

  其一,曹操毕竟很强大,要坚决抵抗,必须先统一内部思想。持投降立场的,主要是东吴的知识分子群体,他们大多是当时有名的儒者,掌握话语权,这就尤其不能把舆论阵地让出去,就不能怕争论,应该敢于争论。

  其二,“投降派”不是铁板一块,有的是出于利益,有的是出于认识,也有的是出于立场,要加以分辨,团结大多数,孤立小部分。

  其三,不但要说清楚为什么能抵抗曹操,更要说清楚为什么要抵抗曹操。要说清楚举什么旗的问题,说清楚这个问题,也是为了尽可能地团结大多数人。

  那么来看,在整个舌战群儒这一段中,开口跟诸葛亮辩论的,一共有张昭、虞翻、步骘、薛综、陆绩、严畯、程德枢七个人。

  这些人都是知识分子,但绝不是泛泛之辈,是大知识分子,不少是文理科通才,比如陆绩精通天文学,曾经作《混天图》;严畯的《潮水论》是中国古代第一部研究潮汐现象的著作。至于写写文章发发议论,给《易经》做做解释,对他们那都不叫事。

  对待这些人,诸葛亮是讲了方法的,没有像后来对王朗王司徒那样,我RAP饶舌骂死你。他显然提前做了功课,或者出于长年的积累,明显有所区别对待。

  首当其冲是张昭。

  贰

  张昭是东吴集团里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属于帮助孙权的哥哥孙策打天下的那个创业团队里的,孙策带他拜过自己的母亲,在古代这就是异姓兄弟的关系,与周瑜地位不相上下。

  孙策死的时候,孙权刚刚18岁,孙策把弟弟托付给张昭,孙权趴在床上哭着不起来,是张昭把孙权劝起身,又当着众人的面,把他扶上马。

  从这几点分析,张昭的命运与东吴应该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他不应该被划入鲁肃分析的利益不一致的那一类人当中去。

  张昭也不是个膝盖骨软的人。《三国志》里说,张昭每次上朝,言语雄壮严厉,声色慷慨义气,经常直言犯上,整个吴国上下就没有不怕他的,连孙权都说,我跟张昭说话,可不能乱说,得想想好再说。

  魏国曾经派使者封孙权为吴王,使者到了吴国架子很大,过了宫门也不下车,张昭就讲话了,说使者你敢到这不下车,是欺负我们江南人少势弱,连把小刀都没有么嗯?!吓得使者马上下车。

  既然不是立场问题,也不是利益问题,那么就属于认识问题了。

  同时张昭还有个毛病,对自己的判断比较自负,爱摆老同志的资格,觉得鲁肃、诸葛亮这样的小年轻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太冲动,没大局观,为这个曾经多次在孙权面前批评过鲁肃。

  这几处性格特征在舌战群儒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张昭在辩论中摆了个对比,说诸葛亮你自比管仲、乐毅,这话是你自己说的。刘备三顾茅庐请到你,以为是如鱼得水,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管仲乐毅干了那么多经天纬地的大事,所以原本广大拥护汉室的人都指望你诸葛亮出山以后能够救世济民、剿灭曹贼,怎么刘备遇到你之前还能纵横寰宇,遇到你之后被曹操打得连战连败丢盔弃甲,反而不如以前了呢?管仲乐毅是像你这样的?

  张昭这段话问得很厉害,明代李贽评价说“下得好毒手”。但要注意两点:一,他主要质疑的是诸葛亮个人,还是看不起小青年;二,他也许有一点“恐曹”,但从头到尾既没有“崇曹”也没有“美曹”。

  张昭和诸葛亮的交锋,是罗贯中着墨最多一回合。诸葛亮想的很清楚,以张昭的地位和资历,只有说服他才有可能说服孙权。同时,演义没有交代的是,张昭的问题是认识问题,是最有可能被争取的对象。

  诸葛亮非常耐心,采用了以守为攻的办法,绕了好大一个圈,先从医理的角度举例,说得了重症的病人不能用猛药,要循序渐进。刘备的家底太弱了,不可能一开始就担负起剿灭曹贼的重任,也要循序渐进。事物是在发展中由量变到质变的。4年楚汉战争,刘邦从来没赢过项羽,而垓下一战成功,攻守的形势是一点点逆转的,是要积小胜为大胜的,所以刘备的失利是暂时的,而胜利最终会到来。

  诸葛亮又说:在坐的各位老同志、老秀才,在大事面前,要能拿起扫帚就干,不能犯本本主义、经验主义的错误,不能夸夸其谈、议而不决啊。所以“盖国家大计,社稷安危,是有主谋。非比夸辩之徒,虚誉欺人: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诚为天下笑耳!”

  诸葛亮的这段话,李贽评价,“说尽今日秀才病痛”。

  叁

  接着来挑战诸葛亮的是虞翻,虞翻也是孙策时代的老人了,性格忠诚直率,很坚持原则,曾经气得孙权酒后要拔剑砍了他,因为太直,一辈子没有做到大官。

  但他在抗曹这件事上表现得不好,自己“恐曹”,还把别人拉到跟自己一个档次,认为刘备嘴上说不“恐曹”却被曹操百万雄兵打得丢盔弃甲,是假抵抗,是自欺欺人。

  对虞翻这种逻辑,诸葛亮是怎么反击的呢?注意,他在这里区分了“投降派”和“暂时退让派”的区别。像刘备这样有抵抗决心,但客观条件不具备,只能暂时退守等待时机的,是“暂时退让派”、假“恐曹”;而像东吴这样具备客观条件,却不主张抵抗的,是“投降派”、真“恐曹”。诸葛亮从主观动机上将“投降派”和“暂时退让派”做了区分。同时他是很强调主观能动性的,先确立一个积极的态度,办法总会有的;但如果跟曹操都还没有接触,就先判断要输,那再好的客观条件也不能转化为胜势。

  罗贯中给诸葛亮安排的下一个对手是步骘,这个人物抓得好。

  前面说的张昭,家里是北方南迁的世家大族。步骘就比较惨,孤身一人逃到南方避祸,无依无靠、一贫如洗,所以步骘有一套 “大丈夫能屈能伸”“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处世哲学。

  步骘这个人有多能忍呢,当时有个浙江人叫焦征羌的,是豪门贵族,做事比较霸道,步骘和一个朋友怕被他欺负,就带着名片拎着瓜去见他。结果一上门发现焦征羌在屋子里睡觉,让他两在屋外面干等,朋友就想走,被步骘一把拉住。过一会焦征羌醒了,就坐在屋里,打发人拿了两张席子,让步骘他们坐在地上隔着窗子见他。到了饭点的时候,焦征羌自己排满山珍海味大吃大喝,却用小盘子盛饭跟素菜让步骘他们吃,朋友气得实在吃不下去,步骘吃得狼吞虎咽。

  吃完出门,朋友就火了,指着步骘说你你你怎么这么怂呢,你不可耻么。步骘说,我们自己贫穷下贱,人家用贫穷下贱的礼节来招待我们,不是很合适吗,有什么可耻的呢。

  所以步骘这个人,属于现实主义者,不是膝盖骨软,是能忍,但是格局偏小,被贫寒限制了想象力,缺乏那种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心气与胆气。并且他把个人的处世哲学带到了国家大事当中,这是不应该的。

  于是诸葛亮就教育和警示他:你说我学苏秦张仪用三寸不烂之舌来说服你,你知道苏秦张仪是很有胆识的,决不是那种畏强凌弱、惧刀避剑的人,你要是当“投降派”,你肯定不如苏秦张仪。

  肆

  《三国演义》为什么是名著,就是他对各种典型人格的提炼到位。张昭、虞翻、步骘这些人是“恐曹”,问题的核心是“自卑”,在自卑心理的驱动下,夸大了敌人的优势,看不到自己的优势。

  而真正让人做呕的,是“美曹”。他们把对曹操的实力崇拜,上升到道德和价值观的高度,去把敌人的臭脚捧在怀里摩挲,捧得高高的。他们是“投降派”里的极端派,是“舔曹党”。这些人不是认识问题,也不单纯是利益问题,而是立场问题。

  薛综、陆绩就是“舔曹党”的典型。当时曹操占有天下三分之二,这是实力优势,而“舔曹党”把这种优势上升到价值、天意、血统的高度,主动为曹操的侵略行为寻找道德合理性,把战争的责任推给受害者;自己跪下了,还贬低不跟他一块跪的人不识抬举。按照他们的说法,曹操天下归心,是刘备不识抬举,硬要以卵击石;曹操是相国之后,刘备就是个卖草席的,刘备怎么胆敢挑战曹操?

  “舔曹党”的嘴脸激怒了诸葛亮,前几个人,诸葛亮都是以守为攻。到薛陆这两人的时候,诸葛亮情绪明显高昂了起来,直接对这两人展开了攻击。

  这里诸葛亮厘清了一个问题:价值观的高地在谁手里?

  当时最高的价值观是忠孝,那么当时全中国最忠孝的人就是最有实力的曹操了吗?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他就占有忠孝的高地了吗?反对他的人就是不忠不孝了吗?

  诸葛亮的认识是,不对。不能你曹操最有实力,你就掌握了判定忠孝的标准,你说谁忠孝谁就忠孝,你说谁不忠不孝谁就不忠不孝;忠孝的标准是世上的人共同认可,判断谁忠孝谁不忠不孝的标准掌握在大多数人手里,在人心里,不在你曹操这里。

  所以曹操虽然是高官的后人,自己也是高官,但专权肆横,欺凌君父,就不能占有道德高地;刘备虽然卖过草席,但有忠孝的行为,就应该站在道德的高地上。

  最后,诸葛亮借着最后一个来挑战他的程德枢的对话,说出了他对知识分子这个群体的认识,这是整个舌战群儒的中心,也阐明了诸葛亮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人格。

  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做到两点:坚守崇高的信念,同时脚踏实地。

  诸葛亮把知识分子分成了“君子之儒”与“小人之儒”。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正恶邪,务使泽及当时,名留后世。”而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

  做君子之儒,不要做小人之儒。这是诸葛亮对自己提出的要求,他用一生实践了这个信念;这也是他对所有知识分子提出的要求,穿越千年,直到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诸葛亮一生都很进取,总是在想尽各种办法与不利的形势斗争,他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回头看舌战群儒,他跟被他驳倒的那些人,谁是真正的聪明人呢?如果三分终归一统,孙刘当初的抗争真的有意义吗?

  其实千百年来,能真正为人民所记住的绝大多数不是“聪明人”,“聪明人”们早已化为了黄土,而不聪明人的精神汇入我们的民族精神这条大河。

  在舌战群儒里,诸葛亮之所以能说的其他人满脸羞愧、哑口无言,除了高超的技巧,根本上是诸葛亮举起了忠孝这杆大旗,在什么是核心价值这个问题上,当时在场的所有人认识是一致的。这是当时与今天不同的地方。

  今天有一些人,你说仁义礼智信,他说普世价值;你社会主义,他说普世价值。因为精神上已经是他国人了,所以听你说什么话都是反的,他不会满脸羞愧,反而越说越得劲。

  对这种人,只能用诸葛孔明一句话总结。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打印

打印

打印

查看详细资料|小黑屋|大参考 |

GMT+8, 2019-9-5 10:25 , Processed in 0.111299 second(s), 17 queries .

外汇交易平台   

Powered by 大参考 X3.4 © 2011-2017 china-dinosaurpark.com 广告QQ:30374579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